新聞學

新聞學——這是我在高中和大學所學的,事實上,我們在那時就通過真正的報紙實踐、學習,這對我今日的工作可謂是再好不過的準備了。 作為作家和博物學家,我覺得自己最關鍵的技能是仔細觀察,並提出機智的問題,這恰恰是一個好記者應該學習的。...

read more

海洋生物

駕駛一葉扁舟在廣袤的大海上展開環球航行,有時會令人感到孤獨。但 Rich Wilson 是個例外,他從未真正孤單一人過。 不時會有其他生物加入他的航程——生物是美好的,而旅程是美妙的,就像他自己一樣。 一些生物會撲通一聲落在甲板上。飛魚使用翼狀胸鰭飛行,滑翔長度高達 655 英尺,然後再次飛濺回來(或者在 Rich 的幫助下被甩到船外)。魚類藉由這種方式來躲避捕食者的獵食,如旗魚、劍魚和鮪魚等——它們肯定不希望自己的獵物離開海洋,即使只是一會兒也不行! 數十億隻其他動物在偉大美國號 IV...

read more

問答:Sy Montgomery

問:您目前在致力於哪些工作? 答:我手頭上有好幾個專案,全部面向的是孩子和年輕人! 明年,我將出版一本有關我在巴西尼格羅河所作研究的書籍《AMAZON ADVENTURE》,這本書講述的是,小小的家用水族箱觀賞魚如何拯救世界上最大的熱帶雨林。 這個夏天,我剛完成兩次旅行,分別是肯亞和坦尚尼亞,目的是為我的兩本書進行研究。 其中一本有關斑點鬣狗生物學家 Kay Holekamp 博士對這種備受爭議的食肉動物將近 30 年的研究;另一本則敘述了和 Richard Estes 博士一起研究角馬大遷徙的歷程。 我還在寫一本名為《HOW...

read more

Sy Montgomery,

作家

sychicks08-sm我第一天上幼稚園時,就被學校給請回家。 因為我咬了一個小男孩。 他要扯掉一隻長腿盲蛛的腿,所以我非得阻止他不可。

如今,我幾乎不再這麼經常咬人了。 相反,我開始寫書——寫給孩子和成人——還為雜誌、報紙和網站撰寫文章,有時候也會撰寫廣播和電視劇本。 儘管我的技能有所精進,但我的工作仍然和幼稚園那次目標明確的咬人事件有著相同的目的:保護、捍衛和讚美這座美麗的綠色星球上的生物。

在我還不會閱讀之前,我的志願是成為一名獸醫。 現在,我仍然覺得獸醫很偉大! 但是,當我開始閱讀時,我發現,我的父親特別喜歡讀報紙,於是我讓他幫我閱讀報紙上有關動物的故事。 上面的新聞太可怕了! 大象、老鷹和鯨魚都瀕臨滅絕——污染、人口過剩和人性貪欲就是罪魁禍首。 我得做點什麼來讓情況有所改變。 於是,我成為了一名作家。 我覺得,如果我能告訴讀者什麼正瀕臨危險——那些擁有人類夢寐以求的力量而又不可思議的生物的寶貴生命——人們就會開始關心牠們,程度大到足以扭轉這種形勢。

因為工作的緣故,我去到了地球上一些最令人驚心動魄的地方。 我曾經在婆羅洲被一隻猩猩熟練地脫掉了衣服。 我曾經在法屬圭亞那把野生狼蛛放在手上。 我曾經徒步遠行到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霧林裡,幫忙樹袋鼠戴無線電項圈。 我曾經為了尋找雪豹,在蒙古境內阿爾泰山上的 Gobi 露營。 我曾經進行過水肺潛水,目的是與野生章魚交流並(在籠子裡)與大白鯊近距離接觸。 我已經寫了 20 多本書,包括(寫給成人)《THE SOUL OF AN OCTOPUS》、《BIRDOLOGY》和《THE GOOD GOOD PIG》以及(寫給孩子)《QUEST FOR THE TREE KANGAROO》、《KAKAPO RESCUE》和(今年夏天出版)《THE GREAT WHITE SHARK SCIENTIST》。

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有很棒的教師幫忙將我的訊息傳達給我的讀者。 有時他們是科學家。 有時他們是薩滿。 而有時他們是水手。 但大多時候,它們都是動物:亞馬遜的粉色淡水豚。 澳洲內陸的鴯鶓。 從我農場裡餵養的小雞,到我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的某個深坑中和我一起工作過的 18,000 條蛇,我一直感到很幸福,因為在每個地方,我總能發現智慧和勇氣、力量和美麗——這些激發我們對自然世界更加好奇和熱愛,並讓我們更加懂得尊重和愛護和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座星球上的生物。 畢竟,動物們和我們一樣熱愛自己的生命。 它們在這座星球上為我們帶來靈感和快樂,讓我們能對更多事物付予同情,並讓我們的世界更加完美。

我喜歡為成人寫東西,喜歡寫出長達 250 頁(或更長)、兼具靈活和深度的文章。 但是,為孩子寫作特別重要。 孩子不僅是未來的主人翁,更是我們現在的主人翁。 雖然孩子可能不會投票,也無法控制大量金錢,但是,他們能夠有力地影響自己家庭中的重要決定,那些決定能夠影響動物和牠們棲息地的命運。 我曾聽教育學家說過,父母是孩子獲得環境資訊的「一個最重要的來源」——比廣播、電視、出版品或網際網路都更為重要。

而且孩子並不相信「只有人類重要,而動物不重要」這種漫天大謊。 孩子也沒有被「我們生活的意義就是金錢和地位等」這種看法蒙蔽。 孩子自然而然地認為,真實的世界——我們發現快樂、新奇以及靈感和平靜的世界——正是我們周圍這個美好、綠色、清新和充滿生機的世界。

孩子有勇氣和想像力,可以在災難中找到他們的出路,而成人在這個時候往往會放棄。 動物們確實仍然被我小時候報紙上警告的力量威脅著;污染(在今天以造成全球氣候變化的污染最為突出)、人口過剩和人性貪欲。 而且,確實總是會有一些孩子覺得扯掉長腿盲蛛的腿很有趣。 所以,沒錯,有時候,我仍然想要去咬他們。 但通常,我們只需要一本好書,就能改變這種孩子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