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學

我在農場長大,我一直都對池塘、河流和沼澤地區的水中生物感興趣。 我還喜歡去海邊,並了解生活在海洋中的生物。 我喜歡在戶外,喜歡進行田野工作。在高中時,我專注於自然科學——生物學、化學和物理。 但是,最吸引我的還是生物學。 我在大學時學習生物學和生態學課程,在研究生階段,主修漁業生物學,這意味著學習魚類種群豐富性和它們的行為,了解魚的年齡,成長速度,棲息習慣,以及如何跟踪這些魚。...

read more

ambrosejearld-headcrop225Ambrose Jearld 博士

國家海洋漁業局

我出生在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但在我家族位於北卡羅來納州 Orrum 的農場長大。 我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因此我有很多時間可以探索自然和週邊環境,這包括農場動物到濕地和森林,不一而足。 我的三個叔叔有大學農業學位,幾個姑姑是小學和中學教師。 我回到安納波利斯上 Wiley H. Bates High School,在那裡,我對科學的興趣成為我學習生涯的重中之重。 我的高中生物學老師 Mamie H. Glenn 小姐為我們帶來令人興奮而充滿趣味的學習,但她對學生的期望很高。 我的童子軍領隊 Dallas G. Pace 先生也是我的化學老師,他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當時,美國到處都是關於太空探索的話題。 因此,科學成為了許多學生的職業發展道路,包括我。

我想要就讀生物專業,因此考入了現在的馬里蘭大學東海岸分校 (UMES)。 我一直堅持我的理想。 我成為了生物系的實驗室助理,協助教員進行他們的研究項目,從洗盤子到擺放實驗用的培養皿等等。 我修讀了生態學課程(當時這並不是熱門的課題)以及所有其他科學課程,因此獲得廣泛的科學觀。植物生理學家 Marion A. Richard Myles 博士曾進行了一項關於蠶豆在不同條件下的發芽和根尖延伸的研究。 她對我很有信心,讓我參加了她的研究並給予我大量的獨立操作機會,學習如何收集和分析資料。 直到進入研究所後,我才真正體會到這些經驗的寶貴。 我在 1965 年畢業,主修生物學,輔修化學。

在工業化驗室工作兩年後,我收到了以前在 UMES 教授的來電,他想讓我去見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的一位教授。 我去了,然後很幸運地獲得了 OSU 新成立的漁業合作組織的全額助研獎學金,在那裡,我分別在 1970 年和 1975 年獲得動物學碩士和博士學位。自 1978 年以來,我一直擔任 NOAA 東北漁業科學中心的伍茲霍爾實驗室的漁業生物學家,目前擔任學術專案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