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帆更換

昨天我們的行駛速度非常好,這與我對壓力的承受能力恰恰相反,好似等待勢窮力極。 我想唯一戰勝壓力的辦法是竭盡全力,在海上漂了100多天之後,向“旺迪航海賽”的終點衝刺。 我們升著分段式小袋帆,支索帆,主桅帆有一個縮帆,風速有20-24節,我們駛出20節左右的船速。... 閱讀更多

穿過亞速爾

昨天我們朝著亞速爾群島快速行駛。 最終,我們還是決定採取常規路線,徑直駛向法國,而不是更靠北的航線,我們向著終點行進了許多里程。 有趣的是,在靠近赤道的時候,我曾瞄準亞速爾群島中的Faial島這個航點。 這看上去大約是風暴軌道的南向極限,亞速爾高壓弱風的北向極限。... 閱讀更多

航線

昨夜我們遭遇了很強的風,一個較大的低氣壓前端開始進入我們所在的區域。 事實上,我們遇到的低氣壓是一個次級低氣壓,它緊隨前面大的低氣壓主體,這個大低氣壓經過新英格蘭海岸,根據預測,將向東北偏北移動。 我們很幸運沒有向那裡航行,因為其中的風非常猛烈。 亞速爾高壓(Azores... 閱讀更多

經過摩洛哥海岸

我們正經過摩洛哥的海岸。 今天,我還拍攝了一個小視頻,很不錯的小視頻,為了我們在摩洛哥阿加迪爾(Agadir)的班級而拍攝。 他們說,當我們在同一緯度時,曾去海邊,僅僅離海岸半公里遠,他們向海上瞭望。 因此,我們都拍攝了一個小視頻,算是向彼此問好吧, 他們是在阿加迪爾的Sudlow夫人的班級。... 閱讀更多

哈麥丹風

我們今天遇到了一個有趣的天氣,哈麥丹風,那是撒哈拉沙漠的細沙被風吹到海上的情況。 我們大約在撒哈拉沙漠以西1250英里的海域。 當我去降下大三角帆索(如果大三角帆被收到它的袋子裡,桅杆支撐的繩索就在大三角帆的位置),我發現白色的罩子被染成淺棕色了。... 閱讀更多

走出信風區

我們終於脫離信風襲擊最糟的部分了,我們仍有15-25海裡/小時的風速,但風向已經從東北風差不多轉為東風了,海洋狀況也跟著轉變,所以隨著我們向北走,我們遇不到那麼多浪了。 還是有大量的水噴到船上,夜裡坐在海圖桌前,好像每隔幾分鐘就有飛魚咚地從艇艙頂棚上彈下來。... 閱讀更多

北緯20度

我們已經到達北緯20度線,那幾乎是信風的最外緣。 最近幾天,信風向北移動了一點,所以我們還在其中,但信風預計應在接下來的24小時左右減少。 北緯20度是個好的里程碑。 我們通常以亞速群島方向為目標。 這個地方遍布著根據這些預報確定的路線。... 閱讀更多

一路顛簸

我們位於加勒比海下方迎風的“背風群島”(leeward islands)的緯度位置。 我們收到來自國際海事衛星通信C系統發來的偶爾警告,關於海盜的警告,提醒我們要遠離西非某些沿海城鎮。 我們剛好處於敏感海域,只能盡量遠離沿海。 因為我們正在跨越信風,帆船被海浪撞來撞去的,一路顛簸。... 閱讀更多

甲板下的安全

整夜我們都繼續向北前進。 直到目前為止,信風已經緩和,這對帆船和航海者都更容易一些。 然而,一些猛烈的衝撞令帆船的每個角落和連接處發出嘎嘎的響聲。... 閱讀更多

進入東北信風

終於,東北信風來了,或許我們設定的航線可能過於偏北。 信風更多是東北偏北,而非東北,我想我們比之前的其他選手航行得更靠北(相對於信風的位置),因為我們遇到的風要小些,大概有15節左右。 我們升著有2個縮帆的主桅帆,支索帆,船速有9.5節,今早又換到索倫特帆,船速有10.5-11節。...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