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夜我們都繼續向北前進。 直到目前為止,信風已經緩和,這對帆船和航海者都更容易一些。 然而,一些猛烈的衝撞令帆船的每個角落和連接處發出嘎嘎的響聲。

在船中海圖桌的長凳與龍骨線垂直,並在一個樞軸上,因此,你可以令長凳保持水平,就即使是全龍骨狀態,加上3或4個滿載3或4噸水的壓載艙,長凳依舊傾斜25-30度。 我讓長凳盡可能保持水平,然後頭躺在上風端,雙腳頂著長凳的下風端的擋板,我就是以這樣的姿勢睡覺的。 我仰面躺著睡。 如果我的整個身體滾向左側或右側,如果剛好帆船被一個大浪猛烈撞擊,我可能滾到前面或後面。 要么是我的脊椎,要么是我的臉將會因此撞到海圖桌的邊緣。 因此,無論是睡覺、打瞌睡,還是休息,我都要仰面躺著。

我們的專家Scott Hamilton曾在2008年“旺迪航海賽”時,送給我一個保暖帽,裡面有D3o材料的凸條花紋。 就好像一個軟頭盔。 D3o材料柔軟、可折疊,但是遇到撞擊會立即固化。 在南冰洋,溫度很低,我總是戴著這頂保暖帽睡覺。 目前我們在熱帶,這頂保暖帽就太熱了,然而昨晚我還是戴著帽子睡覺,以便在睡覺時保護頭部。 我有一個真正的保護頭盔,但是戴著它睡覺實在不太舒服。

我們的自動駕駛系統有一個接頭,一個單獨的六角螺絲,需要每天觀察,並緊四分之一轉,或者每天緊八分之一轉,以確保安裝在上面的液壓油缸的安全。 但是,在這樣惡劣的天氣條件下,走到船尾是非常危險的。 我每天要對這個六角螺絲檢查一次或兩次。 因為它位於船尾的儲物艙,我不得不到裡面去。 儘管由於天氣炎熱,我穿著短褲,但是檢查時,我會穿上適合惡劣天氣的航海褲,帶著頭盔,並放下全聚碳酸酯護目鏡。 船尾儲物艙的顛簸很厲害,那裡有許多金屬尖端,在兩個舵板上,它們之間的聯動裝置,以及有液壓泵和液壓油缸的自動駕駛系統上。

我記得,在2008年“旺迪航海賽”時,Samantha Davies曾在儲物艙,撞到了什麼東西,而失去知覺。我也完全可能發生同樣意外。 因此,要採取預防措施。 我記得電影“阿波羅13號”中的一個情景,在爆炸後,航天艙失控,電影中所描述的動盪正是船上發生的真實情景。

另外,儘管我今年66歲,也經歷了許多事情,但是同樣是大齡航海選手,我65歲的朋友Nandor Fa於今天到達終點,恭喜Nandor! 他完成了驚人的賽程和了不起的旅行,總是勇往直前,但是不過激,穩紮穩打地前進。 他是個非同凡響的航海者和水手,這是他3次參與中,第2次完成“旺迪杭海賽”的全部賽程。 此外,他還參與過“巴塞羅那環球航海賽”(雙人環球不停靠航海賽,與Conrad Coleman一起)。 Nandor有許多成功的航海經歷。

Didac Costa和Romain Attanasio於昨天跨越赤道,恭喜他們兩個。 他們兩個在比賽一開始的時候都遇到了技術問題,但自此之後還是進行了成功的航行。

位置
8° 43’北緯 x 34° 30’西經
航向
353°(真)
速度
12.2 節
行駛
25,701海里
真風速
21節
真風向
56°
揚帆計劃(點擊查看帆圖)
主桅帆(2個縮帆),支索帆
氣溫
華氏81°/攝氏27.2°
海溫
華氏81°/攝氏27.2°

絞盤底座轉數(每天)電量(安培小時):交流發電機(總數)電量(安培小時):太陽能(總數)電量(安培小時):水力(總數)電量(安培小時):風力(總數)
5805222723,8393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