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終於脫離信風襲擊最糟的部分了,我們仍有15-25海裡/小時的風速,但風向已經從東北風差不多轉為東風了,海洋狀況也跟著轉變,所以隨著我們向北走,我們遇不到那麼多浪了。

還是有大量的水噴到船上,夜裡坐在海圖桌前,好像每隔幾分鐘就有飛魚咚地從艇艙頂棚上彈下來。 有時它們撞到船上又被順風彈到水里,有時它們會留在甲板上或駕駛艙裡的某個地方。 有時,如果我聽見它們的聲音,我可以找到它們並將它們扔回海裡,但有時不能,如果它們在前面,在我不得不穿好風雨裝以前它們早就沒氣了,所以,很抱歉… …

還有,我們終於連續幾天看見月亮了,這次航行的灰色、灰色、灰色部分終於過去了,至少在幾天中如此。 我尚未見到北極星,但也許就在今晚,因為現在我頭頂上是晴朗的藍天。

聽說康瑞德•考爾曼昨夜折斷桅杆,很為他難過。 他在比賽中的表現驚人,儘管有那麼多東西都破損了,他自己修理了大部分的東西,真是個了不起的水手。 我希望他能夠使用應急帆索具,航行到終點,就算要花一些時間。 他離得已經不遠了,我完全相信他能夠做到。 那將是一個怎樣的高潮。

他現在應該還處在狂風肆虐後的海上,沒有桅杆,船裡的動力肯定很遭。 那是在1979年燈塔島航海賽災難之後,人們發現船上的桅杆和它所帶來的慣性令這些船比折斷桅杆的船更加穩定。 所以我希望他在那邊還好。

位置
北緯22° 50′ x 西經37° 56′
航向
346° 真實角度
速度
12節
行駛
26.684海裡
真風速
16節
真風向
67°
氣溫
華氏79°/攝氏26.1°
海溫
華氏77°/攝氏25°
揚帆計劃(點擊查看帆圖)
主桅帆(2個縮帆部),索倫特帆

絞盤底座轉數(每天)電量(安培小時):交流發電機(總數)電量(安培小時):太陽能(總數)電量(安培小時):水力(總數)電量(安培小時):風力(總數)
5936230824.3233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