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业枯竭

Rich 喜好在世界各地的海洋上航行,但他最终将看不到成千上万的鱼类生活在远远低于他的船的水域,也将看不到他们吃的较小型的被捕杀物种和浮游生物。鱼是世界各地人们日益增长的食物来源,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把鱼作为美味,加上定位和捕获鱼的技术有所改善,许多物种已经由于过度捕捞,气候变化和其他因素而枯竭(或正在枯竭)。卫星和先进的声纳或鱼群探测器使得鱼群更容易被找到,并且配备有传感器的新网可以捕获更多的鱼。兼捕,或捕捉到了你本无意捕捉的鱼,是存在的一个问题,因为这种行为使这些物种不能达到育龄便已被捕获,因此不能增加鱼的数量。...

read more

生物学

我在农场长大,我一直都对池塘、河流和沼泽地区的水中生物感兴趣。 我还喜欢去海边,并了解生活在海洋中的生物。 我喜欢在户外,喜欢进行田野工作。在高中时,我专注于自然科学——生物学、化学和物理。 但是,最吸引我的还是生物学。 我在大学时学习生物学和生态学课程,在研究生阶段,主修渔业生物学,这意味着学习鱼类种群丰富性和它们的行为,了解鱼的年龄,成长速度,栖息习惯,以及如何跟踪这些鱼。...

read more

ambrosejearld-headcrop225Ambrose Jearld, Jr.博士

国家海洋渔业局

我出生在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但在我家族位于北卡罗来纳州Orrum的农场长大。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我有大量的时间探索自然和周边的环境,从农场动物到湿地和森林,不一而足。 我的三个叔叔有大学农业学位,几个姑姑是小学和中学教师。 我回到安纳波利斯上 Wiley H. Bates High School,在那里,我对科学的兴趣成为我学习生涯的重中之重。 我的高中生物学老师 Mamie H. Glenn 小姐为我们带来令人兴奋而充满趣味的学习,但她对学生的期望很高。 我的童子军领队 Dallas G. Pace 先生也是我的化学老师,他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当时,在美国到处都是关于太空探索的话题。 因此,科学成为了许多学生的职业发展道路,包括我。

我想要就读生物专业,因此考入了现在的马里兰大学东海岸分校(UMES)。 我一直坚持我的理想。 我成为了生物系的实验室助理,帮助教员开展他们的研究项目,从洗盘子到设置实验用的培养皿,不一而足。 我修读了生态学课程(当时这并不是热门的课题)以及所有其他科学课程,因此获得广泛的科学观。植物生理学家 Marion A. Richard Myles 博士进行了一项关于蚕豆在不同条件下的发芽和根尖延伸的研究。 她对我很有信心,让我参加了她的研究并给予我大量的独立操作机会,学习如何收集和分析数据。 直到进入研究所我才真正体会到这些经验的宝贵。 我在 1965 年毕业,主修生物学,辅修化学。

在作为工业化验室工作两年后,我收到了以前的UMES教授的来电,他让我去见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一位教授。 我去了,然后很幸运地获得了 OSU 新近成立的渔业合作组织的全额助研奖学金,在那里,我分别在 1970 年和 1975 年获得动物学硕士和博士学位。自 1978 年以来,我一直担任 NOAA 东北渔业科学中心的伍兹霍尔实验室的渔业生物学家,目前担任学术项目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