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学

新闻学——这是我在高中和大学所学的,事实上,我们在那时就通过真正的报纸实践、学习,这对我今日的工作可谓是再好不过的准备了。 作为作家和博物学家,我觉得自己最关键的技能是仔细观察,并提出机智的问题,这恰恰是一个好记者应该学习的。...

read more

海洋生物

在广袤的大海上驾驶着一叶扁舟展开环球航行有时会令人感到孤独。但 Rich Wilson 是个例外,他从未真正感到孤独过。 不时会有其他生物加入他的行程——生物是美好的,而旅程是美妙的,就像他自己一样。 一些生物会扑通落在甲板上。飞鱼使用翼状胸鳍来让自己飞行,滑翔长度高达 655 英尺,然后再次飞溅回来(或者在 Rich 的帮助下被甩到船外)。鱼类通过这种方式来逃避捕食者的猎食,如枪鱼、剑鱼和金枪鱼等——它们肯定不期望自己的猎物离开海洋,即使在短时间内也不行! 数十亿的其他动物在伟大美国号 IV...

read more

问与答:Sy Montgomery

问:您目前在致力于哪些工作? 答:我手头上有好几个项目,全部面向的是孩子和年轻人! 明年,我将出版一本有关我在巴西尼格罗河所作研究的书籍《AMAZON ADVENTURE》,这本书讲述的是,小小的家养水族观赏鱼如何拯救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 这个夏天,我刚完成两次旅行,分别是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目的是为我的两本书开展研究。 其中一本有关斑点鬣狗生物学家 Kay Holekamp 博士对这种备受争议的食肉动物将近 30 年的研究;另一本则讲述了和 Richard Estes 博士一起研究角马大迁徙的历程。 我还在写一本名为《HOW...

read more

Sy Montgomery,

作家

sychicks08-sm我在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被学校请回家。 我咬了一个小男孩。 他要扯掉一只长腿盲蛛的腿,而我非得阻止他。

如今,我几乎不再这么经常咬人了。 相反,我开始写书——写给孩子和大人——并且还给杂志、报纸和网站写文章,有时候也会写广播和电视剧本。 尽管我的技能有所完善,但是我的工作仍然和幼儿园那次目标明确的咬人事件有着相同的目的:保护、捍卫和赞美这座美丽的绿色星球上的生物。

在我还不会读书之前,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兽医。 现在,我仍然觉得兽医很伟大! 但是,当我开始读书时,我发现,我的父亲特别爱好读报纸,于是我让他帮我阅读报纸上有关动物的故事。 上面的新闻太可怕了! 大象、老鹰和鲸鱼都濒临灭绝——污染、人口过剩和人性贪欲就是罪魁祸首。 我得做点什么。 于是,我成为了一名作家。 我觉得,如果我能告诉读者什么正濒临危险——那些拥有人类梦寐以求的力量而又不可思议的生物的宝贵生命——人们就会足够关心,从而扭转这种形势。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去到了地球上一些最令人惊心动魄的地方。 我曾经在婆罗洲被一只猩猩熟练地脱掉了衣服。 我曾经在法属圭亚那把野生狼蛛放在手上。 我曾经徒步远行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雾林里,帮助给树袋鼠戴无线电颈圈。 我曾经为了寻找雪豹,在蒙古境内阿尔泰山上的 Gobi 露营。 我曾经进行过水肺潜水,目的是与野生章鱼交流并(在笼子里)与大白鲨近距离接触。 我已经写了 20 多本书,包括(写给大人)《THE SOUL OF AN OCTOPUS》、《BIRDOLOGY》和《THE GOOD GOOD PIG》以及(写给孩子)《QUEST FOR THE TREE KANGAROO》、《KAKAPO RESCUE》和(今年夏天出版)《THE GREAT WHITE SHARK SCIENTIST》。

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很棒的老师帮助我将我的信息传达给我的读者。 有时,他们是科学家。 有时,他们是萨满。 还有的时候,他们是水手。 最经常的时候,它们是动物:亚马逊的粉色淡水豚。 澳洲内陆的鸸鹋。 从我农场里喂养的小鸡,到我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的某个深坑中和我一起工作过的 18,000 条蛇,我一直感到很幸福,因为在每个地方,我总能发现智慧和勇气、力量和美丽——这些激发我们对自然世界更加好奇和热爱,并让我们更加懂得尊重和爱护和我们共同生活在这座星球上的生物。 毕竟,动物们和我们一样热爱自己的生命。 它们在这座星球上为我们带来灵感和快乐,让我们对更多的事物给予同情,并让我们的世界更加完美。

我喜欢为大人写东西,喜欢写出长达 250 页(或更长)并兼具灵活和深度的文章。 但是,给孩子写东西特别重要。 孩子不仅是未来的主人翁:孩子更是今天的主人翁。 虽然,孩子可能不会投票,也不会控制大量金钱,但是,他们能够有力地影响自己家庭中的重要决定,那些影响动物及其栖息地的决定。 我曾听教育学家说过,孩子是父母有关环境信息的“一个最重要来源”——比广播、电视、印刷品或互联网都更为重要。

而且孩子并不相信只有人类重要,而动物不重要这个谎言。 孩子也并没有被金钱和地位等等就是我们生活的意义这种看法蒙蔽。 孩子自然而然地认为,真实的世界——我们发现快乐、新奇以及灵感和平静的世界——正是我们周围这个美好、绿色、清新和充满生机的世界。

孩子有勇气和想象力,可以在灾难中找到他们的出路,而大人在这个时候往往会放弃。 动物们确实仍然被我小时候报纸上警告的力量威胁着;污染(在今天以造成全球气候变化的污染最为突出)、人口过剩和人性贪欲。 而且,确实总是会有一些孩子觉得扯掉长腿盲蛛的腿很有趣。 所以,没错,有时候,我仍然想要去咬他们。 但通常,要改变这个孩子的看法只需要一本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