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角帆旋转轴承中的哈麦丹风

我们今天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天气,哈麦丹风,那是撒哈拉沙漠的细沙被风吹到海上的情况。 我们大约在撒哈拉沙漠以西1250英里的海域。 当我去降下大三角帆索(如果大三角帆被收到它的袋子里,桅杆支撑的绳索就在大三角帆的位置),我发现白色的罩子被染成浅棕色了。 进一步在这条绳索的旋转轴承里面,我可以看见同样的细沙尘。

我们首次遇到哈麦丹风是在1993年从圣弗朗西斯科到波士顿经由合恩角的航行。 从大西洋过来,我们当时处于撒哈拉以西2000英里的海域,一天早上我发现船的迎风一侧,船帆、绳索等等, 都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沙尘。 这证明空气可以从数英里以外混合在一起!

绳索上的哈麦丹风

昨天夜里在变化多端的天气条件下,我觉得我们航行得很好,不断调整着,我几乎整夜都在驾驶舱度过。 这也表明我们越是接近我们的性能目标,船就越好驾驶,但升帆更少了,相对于大三角帆和满主帆,更多是艏三角帆和一个主帆收帆。 当有很多云伴着劲风吹过,如果我们有大三角帆和满主帆,就会动力过猛。 所以我们找到了一个好的组合。

我们在另一个几乎没风的高压系统中。 我刚刚改变航向,左转舵往西北方向更强的新风行驶。 我们应该在今夜晚些时候遇到那些风。

位置
北纬26° 30′ x 西经38° 15′
航向
330°(真北)
速度
7海里/小时
行驶
26.911海里
真风速
7海里/小时
真风向
202°
扬帆计划(点击查看帆图)
主桅帆,热那亚帆
气温
华氏81°/摄氏27.2°
海温
华氏77°/摄氏25°

绞盘底座转数(每天)电量(安培小时):交流发电机(总数)电量(安培小时):太阳能(总数)电量(安培小时):水力(总数)电量(安培小时):风力(总数)
5936235224.6513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