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物理和地理

我不情願去學校,每天都不得不忍受學校。 我在12歲時開始進入高中,並在三年之後離開學校,這意味著,在15歲時,我的教育是嚴重不足的。此後作為一名海員,我加入了新西蘭皇家海軍。 幸運的是,我所學的科目在我成為船長的職業生涯中是有所幫助的。 這些學科是數學、物理和地理。 雖然那時尚未達到各種航海證書標準的要求,但是在新西蘭海事學校的最初六次進修中,這三門學科成為我繼續深造的基礎。 當然還有必修課——英語,這對“報告寫作”很有幫助。...

read more

大自然的力量

身為一名年輕的水手,無論是在我成為高級船員之前,還是成為一名船長之後,我始終記得一位老人告訴我的話:「只有在你忘記大海有多危險時,它才是安全的。」考慮到大自然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大,這句話絕對是正確的。這些力量可能包括風、波浪、浪湧、潮流、火山、颶風和颱風等。 在我 50 多年的海上生涯裡,大自然曾兩次對我說,她的力量會讓我非常擔心自己是否能安然返鄉。第一次是在紐西蘭南部,「偉大美國號...

read more

為什麼帆船不能進入“南極禁區”?

Bryon你好:通過觀察旺迪航海賽的帆船跟踪地圖,你能夠看到一條界限,它圍繞著南極,通常稱為“冰界”(Ice Limit)。 旺迪航海賽中的帆船如進入該區域,會收到懲罰。 這是因為冰山的緣故。 在南冰洋的夏季月份,冰山會崩潰,也就是常說的冰山崩解,由於多種多樣的南冰洋洋流,崩解的冰山會從南極冰架向北和向東漂移。 對於配備複雜雷達設備的大型集裝箱貨船,探測到這些冰山不是問題。 然而,旺迪航海賽中的帆船無法24小全程關注冰山。 進一步講,這些冰山崩解,小冰塊會繼續漂移,這些冰塊被稱為“碎冰山”或“冰山塊”。...

read more

對於打算離岸航海的人,在對付海盜方面,你有什麼準備建議? 特別是,針對東加勒比海,但是我對其他海洋也感興趣。

你好Dave, 很糟糕的是,海盜問題會發生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甚至在一些熟知的海盜出沒地區以外,始終有一群業餘猖狂的暴徒。 在一條小船上,事實上,無法阻擋任何人登船,就即使你有武裝,但是入侵者只能比你武裝得更好,更無情。 以暴制暴的做法,毫無疑問,會導致你喪生在小船上。 不幸的是,最好的辦法是讓他們登船,並帶走他們想要的一切,然後信任你,留你一條活路,並把船留下。 我總是將重要的文件保存好,例如船舶註冊證書、上一港出港證書和護照。 如果你登錄國際商會(ICC)打擊商業犯罪服務處的網站,你將能找到許多有關海盜襲擊的信息。...

read more

murraylisterMurray Lister 船長

商船隊船長

【編者按: 自從 Lister(當時他是紐西蘭太平洋號的大副)和他的船員於 1990 年在合恩角附近從一場幾乎要了 Rich Wilson 和他的船員 Steve Pettengill 命的可怕風暴中救了他們後,Lister 船長就成為了 Rich 的好友。 現在,無論任何時候 Rich 要出海,他始終要聯絡 Lister,獲知他的確切位置。 Rich說,知道 Lister船長也在那裡,會使他更安心。 這是 Lister 船長在 sitesALIVE! 向我們講述的關於他的海上生涯的片段。
由一個八歲大的孩子做出重大決定的確不太尋常,但在那時我已經下定決心要航海,我這個夢想在 15 歲時實現了,我在 1960 年以童子軍海員身份加入了紐西蘭皇家海軍。
我的合約期限是十年半,在此期間,我的軍銜晉升至中士,負責艦炮火控並獲得潛水夫資格。 在此期間,我曾在 5 艘不同的艦艇服役: 兩艘新式反潛護航艦、一艘二戰反潛護航艦、一艘二戰掃雷艦以及威力最大的二戰巡洋艦。 這艘戰艦長 512 英尺,擁有 550 名船員。
從海軍退役後,我以一級水手的身份加入了商船隊,最初是在一艘漁業調查船工作,直至我得到進修的機會,獲得高級船員證書。 這並不容易,因為我 15 歲時就離開了學校,我的學歷教育並不好。
這些年來,我在不同的船舶服役,積累了大量航海知識,提高了我的航海經驗。 我獲得了更多高級船員證書,直至我符合所有條件及完成所有相關文件,並獲得國際航行船長合格執照。 這表示,我可以指揮任何商船遠航世界各地。
當時,我是全球幾艘最大的貨輪的一名大副(副指揮),「紐西蘭太平洋號」正是其中之一。 它是當時世界最大的冷藏貨輪,重 61,000 噸,長 816 英尺。 該貨輪科裝載 1,273 個冷藏貨櫃以及 1,000 個普通貨物貨櫃。
「紐西蘭太平洋號」每 75天從紐西蘭出發,途經南美的最底端的合恩角遠航至歐洲,然後經由南非最底端好望角返回澳大利亞,最後返回紐西蘭。
在其中一次航行中,「紐西蘭太平洋號」收到指令,前往合恩角西部 400 英里的一處險惡的海域救援一艘受困的帆船。 雖然是在深夜,風力達到 65 節,海浪有 35 英尺高並且正在下雪,我們很幸運找到了那艘帆船並救起兩名船員。
那艘名為 Great American 的帆船雖然遺失了,但也一直留在我們的腦海里,因為新的 Great American IV 帆船現在正參加 2016/17 Vendée Globe「旺代」帆船赛環球航海大賽。
你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找到終身的摯友。 在 1990 年那個可怕的日子裡,我們將 Rich Wilson 和他的船員 Steve Pettengill 從一場可以輕易吞噬他們生命的災難中救了出來,Rich Wilson 和我從此成為了好朋友。
在 Rich 獲救後不久,我晉升為船長,我的海上生涯繼續延續。 在晉升後的 20 年間,我曾指揮過 18 艘不同的貨船,繼續在全球航行,並造訪了 61 個不同的國家,這些經歷有好的,也有差的。
為了履行對我妻子的承諾,在海上度過了 50 多年後,我在 2010 年 7 月退休了。 我還會這麼做嗎? 當然。 我會懷念它嗎? 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