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風力的降低,海洋狀態要平息需要多長時間?

瑞奇(Rich)所經歷的海面浪是由他可以巧妙駕馭以便沿著自己希望的方向行進的風製造的,同時也是由從他所在地上百甚至上千英里以外的地方吹來的風製造的。 海洋狀態(基於海浪的海面形狀)取決於風速、 風區(風吹過的海洋距離)和風吹的時間長度。 風吹得越猛、時間越長,它所製造的海浪就越高。 風一停,波長(從一個浪峰到下一個浪峰之間的距離)較短的海浪會很快平息,但波長較長的海浪將在較長的距離內移動和湧起,甚至可能穿越整個海洋盆地。 其他的因素,比如較強的海洋表面洋流和德雷克海峽(合恩角和南極洲之間)的海床形狀,也可以令海浪比較高。...

read more

在今天,撞到較大水下物體是個大問題,在15或20年前,問題是否也同樣嚴重?

在過去幾十年,現代科技對海員的協助是難以想像的。氣象衛星和氣象模型提供了卓越的實時氣象條件信息,以及可靠的未來天氣預報。根據衛星數據報告,旺迪航海賽設定了“南極禁區”,因為在這裡,漂移的冰塊對競賽選手有撞擊危險。 雷達科技能夠讓水手識別出他們路徑附近的物體,只要該物體能在海面上有足夠的突出高度,就可以被探測到。然而,儘管科技的進步,水下物體依舊對旺迪航海賽的選手們構成切實的威脅。 直到目前為止,這些水下物體還不能被設備或水手肉眼探測到,至少是為了及時避開,然而,它們足夠巨大,足以帶來葬送比賽的後果,甚至威脅到水手的生命。...

read more

海溫如何比氣溫更高? 為什麼海水如此溫暖?

Marshall,你好,謝謝你提出的精彩問題!表層海水的溫度與其上的空氣溫度可能會有不同,這是由於令海水溫度升高和令空氣溫度升高所需的能量不同。 海水的容熱能量要比空氣更高,也就是說,海水升高1攝氏度,較之空氣升高1攝氏度,需要更多的能量。結果導致海水的溫度改變比空氣的溫度改變更緩慢。例如,夏天,海水需要更長時間才能變熱,冬天,海水需要更長時間才能變冷。 因為空氣與海水的溫度改變程度不同,在同一地區,它們之間的溫度會有很大的不同,因為它們吸收來自陽光的能量是相等的。...

read more

海洋中的塑膠

你有沒有想過,在你用完一根塑膠吸管並扔掉它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那根吸管會被「扔」在哪?它最終又會到哪裡去? 答案取決於你生活在地球的哪個地方。在有些地方,吸管可能會被埋入垃圾掩埋場或送往發電廠燃燒發電。某些地方可能沒有足夠的垃圾箱、垃圾車或能安全容納此類垃圾的地方,因此那裡的塑膠吸管最後可能會出現在河裡、海灘上或海上。 據估計,每年有 800 萬噸的塑膠垃圾進入海洋。將 5 個裝滿塑膠垃圾的塑膠購物袋堆成一堆,這些塑膠垃圾足以鋪滿全球的海岸線。這些塑膠會怎麼樣?...

read more

問與答:Kara Lavender Law 教授

您目前在做什麼? ...sitesALIVE! 「在我位於 SEA 的實驗室裡,我們正在對 SEA Semester 的學生自 1980 年以來收集的上千件小塑膠品進行檢驗。 我們透過顯微鏡認真觀察它們的表面特點,尋找陽光造成的風化和老化跡象。 我們透過化學分析來判斷每個塑膠件採用的塑膠類型(主要都是許多家用塑膠產品上加印的 #2、#4 和 #5「回收代碼」),我們還測量了這些塑膠件的大小,以瞭解它們是如何從較大的物體碎裂成較小的物件,以及這個過程所需的時間。...

read more

karalavenderlawKara Lavender Law, 博士

海洋學研究教授
海洋教育協會

「我很喜歡數學。 小時候,我很喜歡研究數學問題、邏輯謎語以及教我弟如何數錢。 我在杜克大學主修數學,在修讀了幾門讓我頭疼的理論數學課程後,我意識到應用數學才是我的最愛。 大三時,我整個春季學期的時間都花在杜克大學海洋實驗室,主要是為了在不同的地方進行不同嘗試。 在那裡,我瞭解到我可以運用數學研究海洋物理學。 我可以住在海邊進行研究,穿著拖鞋和短褲工作。

「我在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獲得了物理海洋學博士學位,我透過自動儀器收集的資料研究北大西洋北部的深海洋流,並搭上海洋學研究考察船首次出海。 我在 2003 年加入了海洋教育協會 (SEA),開始從事教學,這是我從用一堆硬幣教我弟數數以來一直的夢想。 我在我們的大學生 SEA 學期課外研究專案(該專案為像我一樣希望在不同的地方做些不同的事的學生提供)教授海洋學,這大大地擴充了我的海洋學知識(遠遠不止海洋物理學),使我能夠監督在我們遠航至深海的海洋考察船上開展的眾多大學生研究專案。

「在我丈夫和我決定成家立業後,在命運之輪的牽引下,我加入了分析 SEA 的關於漂浮塑膠垃圾的長期資料集的專案,這些資料是由 SEA 學期的學生從 80 年代起收集的,以支持他們的研究專案。 該研究讓我能夠繼續從事感興趣且重要的研究工作,而無需出海 — 出海對於一位家裡有個嬰兒的母親來說是不可能的事。 自我開始思考海洋的塑膠污染以來,在近 10 年來,我的研究興趣和研究範圍已大幅擴展,如今包括海洋環境中的塑膠來源、數量、分佈和命運。 在上課時間,我在家裡兼職工作,我非常幸運也非常高興能繼續從事我喜愛的工作,同時能夠看著我 7 歲大的 Kelsie 教她 3 歲大的弟弟 Sam 字母和數字。 再過幾年,他可能就會畢業,也開始數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