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無風帶是個海洋的特別區域還是一個寬泛的詞語?

親愛的Kim的班級:赤道無風帶是個比較寬泛的詞語。 用於氣象學的比較專業的詞語是熱帶輻合帶(ITCZ)。 那是北半球和南半球天氣系統相遇的地方。 我們可以從美國國家海洋大氣局得到我們的氣象圖,其中將確定熱帶輻合帶的位置,或者他們認為它將處於的位置。 預報天氣本來就很棘手,在一個那樣的地方,一系列條件都在運作,在南北半球之間,實在是很困難的。 事實上,我們曾收到預報,東南信風將越過赤道迎面而來,但我們卻遇到了西北信風。 所以,他們做出此類預報是非常困難的。...

你了解你的船的所有部件嗎?

親愛的Nicolas:是的,我們對船的所有部分都很了解。 當然對船各個部件的特定問題我們需要一些專家意見,因為要了解每個部件的所有專業問題實在太複雜了。 所以我們有一個電子專家,一個航海專家和一個機械專家,所以如果我在海上遇到問題,我可以呼叫他們,得到建議。...

Wilson先生, 在你航海時會用到數學嗎?

是的! 我需要記錄每日航行的里程,或者賽段里程,然後計算出平均速度。 我不停地查看船上數據,例如船速、風速、風向和船的角度(幾何)。 在航海時,當進行順風或迎風換舷轉向時,我需要查看各種角度。 數學被廣泛應用於帆船設計、工程和建造,但也用於帆船駕駛中。...

當你不在船上的時候,你會做些什麼?

親愛的Thomas:我們花了兩年多的時間建立sitesALIVE項目,其中包括課程、網站,還要在全球尋找願意參與的合作夥伴。 此外,我們需要集合專家團隊。 我是sitesALIVE的創建者,自1993年,我創建了75個這樣的項目(查看我們主要網站的標籤,’過去75次征程’,你可以看到我們曾做的項目) ,這就是我的主要工作。 當我航海時,我為岸上學校項目提供直播內容,這時,我們的75個項目中的5個變成一個。...

你在海上的呼吸峰值流量與在家相比有變化嗎? 我想海洋的潔淨清新空氣應該很有裨益,但溫度和濕度變化呢?

親愛的John:我的哮喘控制得很好,所以我在海上的呼吸峰值流量與在陸地上幾乎相同。 但清新海洋空氣的益處可能被船上持續的緊張抵消了,因為後者也可能成為我哮喘發作的致因。 溫度和濕度變化似乎從來對我的哮喘都不是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