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會懷念什麼

任何偉大冒險的結束都會引發千思百感。首先是經過千難萬險,各種考驗後達到終點的解脫感。其次是經過艱辛、漫長努力後實現目標的成就感。 Rich不久之後將會再一次完成單人不停靠環球航海賽,而且還是第二次完成該賽程,這是多麼難以置信的成就啊!...

read more

數學、物理、地理、氣象學等等……

當你看到Rich和“旺迪航海賽”中的其他航海者取得進步時,你能夠明白成功航海需要多種多樣的技能。 遠征者需要數學和幾何知識,以進行導航和相關計算。 物理、電子和工程方面的知識則是解決故障和修理時所必需的。 地理和氣象學能夠解釋氣象圖、計劃航線,從而避開暴風雨。 遠征者還需要語言能力,講話和書寫能力,從而在更新和實時採訪中進行有效溝通。...

read more

Scott Hamilton

醫療考察

Scott Hamilton 是極端環境研究考察領域的專家。 他是 Dooley Intermed International一個致力於協助開發中地區人民的組織-「我在四年級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想當個探險家。 原因何在? 因為生活太有趣了,他們會去各種奇異的地方,和世界上最有名的一些名人(例如,Rich Wilson)見面。 他們深入未知領域,探索各種全新的令人興奮的事物。 對我來說,科學研究是其中最有趣的部分,因為它可以協助解開我們的星球以及宇宙的奧秘。

「一個四年級的學生如何開始? 我是透過閱讀關於探險的書籍開始。 我讀的第一本書是托爾·海爾達爾的《康提基號》。 閱讀能讓您學到其他人的經驗,並獲得大量的知識。 我還會拆掉機械玩具,擺弄舊收音機,後來還學會怎樣修理小引擎和汽車。 當我到了可以加入童子軍的年齡後,我加入了童子軍,獲得了如今仍在使用的戶外技能。 除了一般的學校課程外,我還修讀了手工藝課和電子課程。 我在暑假裡學習怎樣航行並參加了急診培訓課程。 大學畢業後,我加入了探險家俱樂部(他們現在有學生會員),開始參加研討會及與探險家互動。 最後,我受邀作為一位初級團隊成員參加探險。 在獲得幾年經驗後,我開始組織和指揮自己的探險。

「這些年來,我參加了北極冰川學研究、醫療專案,安地斯山脈、北極和喜馬拉雅山的登山計畫,甚至嘗試駕駛雙翼飛機橫穿北極。 我們的團隊與美國太空總署合作,在珠穆朗瑪峰的「極端」環境下測試新技術,在乞力馬札羅山協助開發高空病預測模型。其他專案包括追蹤遷徙的座頭鯨和開發深海觀測新技術。 現在,我們與美國太空總署合作研究太空人在長時間停留在太空時遇到的眼部問題。

「探險家都努力成為創新者和問題解決者。 但要取得成功,你需要技能和知識的「工具箱」。 你學的越多,掌握的技能就越多,對團隊的價值就越大。 未來的火星任務指揮官有可能就是現在的一名小學或中學生。 會不會是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