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們的行駛速度非常好,這與我對壓力的承受能力恰恰相反,好似等待勢窮力極。 我想唯一戰勝壓力的辦法是竭盡全力,在海上漂了100多天之後,向“旺迪航海賽”的終點衝刺。 我們升著分段式小袋帆,支索帆,主桅帆有一個縮帆,風速有20-24節,我們駛出20節左右的船速。 但在比賽的結束階段,這樣的速度並無太大意義,因此我又照常收回主帆的另一個縮帆部。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

首先,我要捲起分段式小袋帆(將基座絞盤旋轉178轉),支索帆已經升出來了(否則,你要捲開並調整支索帆),然後以支索帆迎風航行,這樣主帆將被吹回來,並遠離桅杆。 然後將主帆(容易)降到縮帆部。 此後,調整主帆(大概50-75轉),再回到順風中,捲開分段式小袋帆並進行調整(133轉)。 如果你要升起主帆,而不是降下主帆,在操作之中還要添加300轉,完成操作總共需要600轉。 這是相當耗費體力的。

利用縮減後的風帆航行,速度依舊很快,但是如有意外發生,這樣航行的安全係數更高些。 而且,還能緩解航海者的壓力——這很重要。

後來,風大起來,我就捲起小袋帆,換成索倫特帆。 我們行駛得很快,而且更舒適些。 在黃昏時,我降下分段式小袋帆,並把它收進艏尖艙。 毫無疑問,這是件繁瑣的工作,但是我已經很擅長這些,只需半小時就能搞定。 然後升起熱那亞帆的纜繩,以便支持桅杆,之後回到駕駛艙裡。 外面陰冷陰冷的。

半夜時分,風小起來,我又轉了300轉基座絞盤,升起主桅帆的第2縮帆,只保留第1縮帆,然後又回去小睡。 今早,我們升著熱那亞帆和全主桅帆。 正如我曾說過的,駕駛這艘帆船很消耗體力!

位置
46° 17’北緯 x 13° 03’西經
航向
084°(真)
速度
10.8節
行駛
28,794海里
真風速
10.7節
真風向
322°
揚帆計劃(點擊查看帆圖)
主桅帆,熱那亞帆

絞盤底座轉數(每天)電量(安培小時):交流發電機(總數)電量(安培小時):太陽能(總數)電量(安培小時):水力(總數)電量(安培小時):風力(總數)
5936248827,163/td>3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