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船長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時的問與答

赤道無風帶是個海洋的特別區域還是一個寬泛的詞語?

親愛的Kim的班級:赤道無風帶是個比較寬泛的詞語。 用於氣象學的比較專業的詞語是熱帶輻合帶(ITCZ)。 那是北半球和南半球天氣系統相遇的地方。 我們可以從美國國家海洋大氣局得到我們的氣象圖,其中將確定熱帶輻合帶的位置,或者他們認為它將處於的位置。 預報天氣本來就很棘手,在一個那樣的地方,一系列條件都在運作,在南北半球之間,實在是很困難的。 事實上,我們曾收到預報,東南信風將越過赤道迎面而來,但我們卻遇到了西北信風。 所以,他們做出此類預報是非常困難的。...

read more

你了解你的船的所有部件嗎?

親愛的Nicolas:是的,我們對船的所有部分都很了解。 當然對船各個部件的特定問題我們需要一些專家意見,因為要了解每個部件的所有專業問題實在太複雜了。 所以我們有一個電子專家,一個航海專家和一個機械專家,所以如果我在海上遇到問題,我可以呼叫他們,得到建議。...

read more

針對船長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時的問與答

Wilson先生, 在你航海時會用到數學嗎?

是的! 我需要記錄每日航行的里程,或者賽段里程,然後計算出平均速度。 我不停地查看船上數據,例如船速、風速、風向和船的角度(幾何)。 在航海時,當進行順風或迎風換舷轉向時,我需要查看各種角度。 數學被廣泛應用於帆船設計、工程和建造,但也用於帆船駕駛中。...

read more

當你不在船上的時候,你會做些什麼?

親愛的Thomas:我們花了兩年多的時間建立sitesALIVE項目,其中包括課程、網站,還要在全球尋找願意參與的合作夥伴。 此外,我們需要集合專家團隊。 我是sitesALIVE的創建者,自1993年,我創建了75個這樣的項目(查看我們主要網站的標籤,'過去75次征程',你可以看到我們曾做的項目) ,這就是我的主要工作。 當我航海時,我為岸上學校項目提供直播內容,這時,我們的75個項目中的5個變成一個。...

read more

你在海上的呼吸峰值流量與在家相比有變化嗎? 我想海洋的潔淨清新空氣應該很有裨益,但溫度和濕度變化呢?

親愛的John:我的哮喘控制得很好,所以我在海上的呼吸峰值流量與在陸地上幾乎相同。 但清新海洋空氣的益處可能被船上持續的緊張抵消了,因為後者也可能成為我哮喘發作的致因。 溫度和濕度變化似乎從來對我的哮喘都不是個問題。...

read more

我注意到你最近睡覺不多。 只睡幾個小時,你是如何讓自己設法保持清醒的?

親愛的Alexandra:許多年的航海經驗告訴我,如果你睡過去,直到出現問題時(帆船傾斜得過多,帆船沒有傾斜,帆布拍打等等)才醒來, 如果你不立即處理這些問題,可能會損壞帆船,或導致一連串的失控,真正糟糕的事情會隨之發生。 因此,當帆船呼叫你,你就必須起來。 要知道,睡眠不足,會令身體感到疲憊,思維和決策能力也會受到影響。 但是睡眠不是你能控制的,它是本能的反應。 我曾提到過,在錄製音頻報告,在與我們的專家Murray Lister船長Skype視頻時,在我正坐在海圖桌啃麵包時,我都能昏昏入睡。...

read more

上星期,我的班級從這裡看到你的照片。 你的雙手看上去有許多水泡? 你如何治療水泡? 你是否戴手套?

親愛的Kim:我戴航海手套,是一種皮質手套,手指部位被剪掉,這樣你照舊可以解開結扣。 我們的專家Barnewolt醫生曾在08年“旺迪航海賽”之前建議過,他說航海手套可以為手指和手部關節提供支持力,而且還能避免皮膚被劃破,否則可能會引起感染,手套是很好的防護。 此外,我們的纜繩上有特殊塗料,為了增加摩擦力,更好地抓住絞盤,但問題是摩擦力對任何事物都有效,其中包括你的雙手。 在那些照片中,手上的不是水泡,照片是在潮濕環境下工作很長時間後拍攝的,因此皮膚上的不是水泡,而是起的白皺。 我的雙手很粗糙,但我覺得這看上去會很有趣!...

read more

船長及專家問答

對於未來的比賽,在這類帆船上,是否有可能安裝自行車腳踏台? 這樣的話,下身可以鍛煉一下,而且產生的動力可以連接到基座絞盤。

嗨Jim,謝謝你提出的問題。 自行車之類的腳踏設置確實已經安裝在某些較大的105英尺-130英尺三體船上,因為在這些船上,某些操作很難單人完成。 我記得Alex Thomson曾在他以前的一艘船上嘗試過,船的功率很強大,但是沒成功。 這些船大多數時候呈20-25度傾斜,在座艙裡也沒有太多空間,而且自行車腳踏台的重量太大。 因此,出於實際和優選原因,我們沒有在船上安裝這類設備。 Jim提出的問題,Floral...

read more

如果哮喘發作,你停止呼吸,會發生怎樣的後果? 我有幾次哮喘發作,但不知道會糟糕到何種程度

這是個可怕的想法! 如果你在哮喘發作時停止呼吸,你會死掉的。 但是你當然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 因此,提前準備。 在頭腦中有一個計劃,清楚地知道,當你感到呼吸困難時,該採取怎樣的措施。 我們把它叫做“哮喘治療行動計劃”。 不同的哮喘患者會有不同的現場計劃,以應對開始發作的哮喘。 哮喘患者可以採取一些措施,避免哮喘發展到無法呼吸的地步。 經常服用速效支氣管擴張藥物(例如沙丁胺醇),每30分鐘最多吸入4次,每次吸入2或3計量。 開始或增加你的“控制性”藥物,吸入類固醇,如氟替卡松(Flovent)或布地奈德(Pulmicort)。...

read more

針對船長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時的問與答

你患哮喘多久了?

親愛的Christopher:我只有一歲的時候,就患有哮喘,因此基本上,哮喘會伴我一輩子。 當我長大些時,最大的挑戰曾是,那時還沒有家用哮喘藥物。 如果你的哮喘病發作,而且情況嚴重,你就要去醫院,在那裡,醫生會給你注射一針腎上腺素。 最後,我母親學會瞭如何為我進行這些注射。 她會用滾熱的開水消毒針頭,然後將腎上腺素吸到針管中,之後為我注射。 這個方法完全不是針對日常使用,而只是在嚴重情況下的急救。...

read more

有哮喘會不會令航海變得艱難? 此外,你可否有防水吸入器以應對潮濕的情況?

親愛的Olivia:是的,哮喘增加了航海的難度,因為駕駛這艘帆船需要消耗許多體力,當絞盤需要旋轉300轉時,我就變得上氣不接下氣。 但是,好的一方面是,海上的空氣很清新,不會有陸地上的花粉,花粉會令我過敏。 因此,這是航海的一大好處。 我沒有特別的防水吸入器,但是我的吸入器是密封的,就即使著水,它也能正常工作。 而且,我把它放在駕駛艙中,希望在那裡,吸入器不會著水。...

read more

如果帆布濕了,帆船的速度會放慢嗎?

親愛的Saul:潮濕的帆布不會降低帆船的空氣動力推進,但是如果你不得不將潮濕的帆布收理到艏尖艙中,這會增加收理難度。 或者如果收理在帆袋中的帆布是潮濕的,當你不得不升起它時,潮濕會增加帆布的重量。 而且潮濕還會令帆布變滑。 潮濕的帆布能導致一個反常的後果,如果在你附近有一艘航船,透過潮濕的帆布,雷達無法探測到航行目標。...

read more

你用的導航軟件叫什麼名字?它們也可用於遊船?

親愛的Angelo:我們的導航軟件叫Adrena,它當然可以用在遊船上。 這個軟件有些複雜,但是隨著使用時間和熟悉程度,你會越用越想用的。 它是一款法國產品,需要一個加密鎖(一個插入計算機的硬件,用於檢查和驗證許可用戶)。 還有一個類似的軟件,叫Expedition,它是由Nick White開發的,他是新西蘭著名航海者,曾參與Whitbread環球航海賽。 這個軟件可能不具有Adrena的所有功能,但是我聽說它能提供航海所需的所有基本功能,而且無需使用加密鎖。 Angelo提出的問題...

read more

我想要像你一樣! 你真是太棒了! 你從海洋中知道了什麼?

親愛的Abby:我知道了大自然有多麼美,當海水清澈蔚藍,天空清澈蔚藍,鳥兒圍著船飛翔,偶爾還有飛魚颼颼飛過。 我還知道了風暴可以有多強,還有在沒有一絲風的時候,海洋可以像鏡面一樣。 還有因為我們在那裡是如此孤單(自從11月20日在巴西沿海看見過一條巴西戰艦以後我只在火地島附近見過一條漁船),所以我們船員必須全靠自己。...

read more

你見過美人魚嗎?

親愛的Cordelia:沒有,我沒見過美人魚。 但你的問題讓我想起昨天夜裡發生的一件事,那是關於一個海洋奇怪生物的事。 我當時正坐在駕駛艙裡看著我們正好帶在身上的H.A.Rey寫的星星書。 我想著,幾個月以來第一次有完全清明的夜空,沒有月亮,繁星璀璨,令人著迷。 我突然聽到砰的一聲,一個不尋常的響動。 通常在船上,出現狀況的第一個表現就是新的響聲。 所以我站起來,輕手輕腳地朝頂棚上方看了一眼,頂棚大約與我的脖子一般高。 我把桅燈打開了,它照亮了前方,我找找看是否有繩索或者其他東西從本來的位置掉落了。...

read more

你從風中會聽到不同的聲音嗎?

親愛的Sarah: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在海上,風愜意地吹過你的頭和耳朵,發出美妙的聲音。 但在糟糕的暴風雨下,當風在繩索中吹著口哨,那就變得嚇人了。 而且當風速提高時,它的音高也隨之提高,所以它的聲音是一種可以通過聽力辨識的風力計,如果你在船艙裡,它可以告訴你風暴在增強還是減弱。 在那樣的情境下,我一點兒也不喜歡風的聲音。 我曾經用過一副降噪耳機,以便隔絕風聲,好安靜入睡。 來自墨西哥伊拉普阿托FasTracKids的Sarah提出的問題...

read more

你健身是為航海比賽還是你的一種日常生活方式?

親愛的Thanos:對於體能訓練,我從綜合健身目標開始,包括騎單車、游泳、跑步上山,然後又加入了健身房運動,我的教練Marti Shea曾是一名全美長跑運動員,之後獲得了單車計時賽的世界冠軍。 Marti幫助我專注於平衡和核心力量的訓練,還制定了一個真正的腿部力量目標。 我知道在船上我的上身因為那些推拉、轉動絞車的動作將變得越來越壯,但我的腿將萎縮,因為沒有任何運動。 所以要想讓腿部在比賽結束時仍保留一點力量,必須在開始就非常強壯。 來自希臘雅典的Thanos提出的問題...

read more

船長及專家問答

如果你患有哮喘,你是否應該航海?

如果你的哮喘病情無法控制,伴隨著咳嗽、喘息、氣短,在這種情況下,單人環球航海是很不安全的。 然而,Rich Wilson很努力地保持對哮喘病的良好控制。 他每天都服用治療哮喘的藥物。 他利用最大呼氣流量計定期檢查肺功能。為了應對哮喘發作,他準備好了額外藥物和相應治療計劃(所謂“哮喘治療行動計劃”)。 我們的目標是以良好控制哮喘的方式治療哮喘,這樣你可以航海或進行其他運動,而且沒有任何限制,就好像非哮喘患者一樣。 Brenden(11歲)提出的問題,通過News-O-Matic...

read more

哮喘病能否被徹底治愈?

直到2017年,尚未有徹底治愈哮喘的方法。 但是,的確存在一些能非常有效控制哮喘的藥物,這樣哮喘患者經常可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擺脫所有哮喘症狀。 然而,即使是這樣,哮喘病也沒有被治愈。 如果某人停止哮喘藥物,並接觸引發哮喘症狀的刺激物(例如令哮喘病人過敏的貓),所有哮喘症狀會立即恢復。 但醫藥科學迅速發展。 很可能在你的有生之年,會出現徹底治愈哮喘的方法。 目前的研究中最令我興奮的是如何預防哮喘。 科學的發展令早期治療成為可能,在兒童階段治療過敏,可以避免過敏症狀發展為哮喘病。...

read more

在“偉大美國人四號”帆船上,可否有任何熱源?

嗨,Cassidy和Vera,謝謝你們提出的問題。 在Rich的船上沒有加熱器。 他在2008年旺迪航海賽的船上曾有一個加熱器,但是這次,他覺得可以不帶。 但是發動機在為電池充電時會散發出一些熱量,然而他只是每5天才開啟1次發動機,因為他用其他的方式為電池充電。 - 提問者:Cassidy,Amesbury MA,美國,和Vera,Detroit...

read more

特邀船長問與答

你是如何從一個12歲的小男孩,成為今天這個樣子的?

首先,我讀了很多書。 我對航海的熱情是從閱讀中生髮的。 我讀了幾百部關於海洋的書。 從《邦蒂號叛變事件》到貝納爾•摩瓦泰謝(Bernard Moitessier)寫的《長路》(The Long Way) 從十幾歲開始,我就與朋友們一起駕船出海。 從大學畢業後,我與兩個朋友駕著一條小船用了三年環遊世界。 這改變了我的人生。...

read more

你參加航海賽至今最喜歡的部分是什麼?

那是當我從凱爾蓋朗群島出發時我決定真正享受這冒險。 我決定我不再忍受,而是全身心投入到冒險中去。 我改變航向,朝正北方駛入一個低氣壓區,然後再衝出去。 那是我開始對這一比賽真正感到快樂的時候。...

read more

在“偉大美國人四號”帆船上,可否有任何熱源?

嗨,Cassidy和Vera,謝謝你們提出的問題。 在Rich的船上沒有加熱器。 他在2008年旺迪航海賽的船上曾有一個加熱器,但是這次,他覺得可以不帶。 但是發動機在為電池充電時會散發出一些熱量,然而他只是每5天才開啟1次發動機,因為他用其他的方式為電池充電。 - 提問者:Cassidy,Amesbury MA,美國,和Vera,Detroit...

read more

針對船長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時的問與答

你看到的海浪平均有多高?

海浪的高度取決於那裡的風力,風持續吹動的時間,還有水深。 在好幾次低氣壓中,我們看見過15-18英尺,甚至最高達20英尺的海浪。 一些時候,如果風吹的時間很長,海浪似乎會延長,因此海浪間的距離就會變得更大,海浪的角度因此會有所不同。如果暴風雨會很快到來,海浪就沒有那麼陡峭。 你不得不小心海浪高度的故事,就好像講大話一樣,每次說起,浪好像就變大一些! 這就是為什麼1990年合恩角翻船後,我們幸運地被“新西蘭太平洋號”船長記入他的航海日誌。 那次我們遭遇了15米高的巨浪,還有浪頂高達5米的波列。...

read more

在船上看世界看上去如何? 你能看到什麼類型的地標?

親愛的Inc:這是本次航海中很有趣的一方面,因為我們幾乎沒有看到傳統的地標。 事實上,自從11月8日,看到西班牙西北的非尼斯泰爾海角以後,我就一直沒有看到過陸地,直到1月17日,我看到了火地群島! 然而,也許還有海標的概念,這將更加微妙。 例如南半球的星星;信天翁;在南冰洋一個又一個無情的大風;還有南冰洋無盡的寒冷。 這些海標界定了我們所在的位置,就如同路上的地標一樣。...

read more

你能不能給我們描述一下合恩角?

親愛的Julien,那裡陰冷、多風,浪很大,因為那是個真正的阻塞點,也就是說, 從西邊接近,你的選擇很少,你必須繞過那個角,它可能很嚇人,真的,讓人生畏。 所有的船長在接近這個地方的時候肯定都很焦慮。 對我們來講更甚,因為我們在1990年曾因20米高的浪和時速85海裡的風在南緯55°西經79°發生了災難性的傾覆,這個歷史讓我比其他船長更加焦慮。 或許讓•勒坎姆(Jean Le Cam)也很焦慮,因為他在2008年旺迪單人不靠岸航海賽中曾因龍骨折斷而翻船。 那種焦慮可能與因天氣帶來的焦慮不同。 來自法國拉克什(La...

read more

你小時候是否曾想過駕船環遊世界? 你成長過程中是不是一直喜愛船?

親愛的McKenzie:我年少時常與父母一起乘船出遊,最開始坐的是帆船,後來是輪船。 我喜歡出海是因為水上很美,還有船、繩索、結扣和裝備。 而且,這對我的哮喘也有益處。 除了對煙、香水、某些食物、貓狗以外,我還對樹木花草過敏。 有時我開玩笑說我對陸地過敏! 所以在海上讓我更容易呼吸。 而且別忘了,這是在家用哮喘藥出現的很多年以前,所以哮喘發作時除了絕望地努力呼吸,當時沒有任何辦法。 所以對我來說在水上比較好。 十幾歲的時候,我看了貝納爾•摩瓦泰謝(Bernard Moitessier)、約書亞•斯洛卡姆(Joshua...

read more

你有過帶著貓或狗航行的經歷嗎?

我沒有過,但我知道有人這麼做過。 我肯定那不是參加旺迪單人不靠岸環球航海賽的時候,而是在巡遊中。 Once is Enough(《一次就够了》)這部書裡有一個有名的故事,講的是一對夫妻在巡遊過程中翻了船。 他們有一隻貓,但後來不見了。 他們猜測那隻貓可能是翻船的時候落水了。 然而,您瞧,幾天以後那隻貓從船上一個隱藏的角落跑了出來! 我有哮喘,而且對貓狗過敏,所以我怎麼也不會帶貓狗航行的。 但我想像,要在一個船艙這樣狹小的空間照顧一隻寵物應該是件很累的事情。 很明顯,別人不這麼覺得。...

read more

船長及專家問答

根據風力的降低,海洋狀態要平息需要多長時間?

瑞奇(Rich)所經歷的海面浪是由他可以巧妙駕馭以便沿著自己希望的方向行進的風製造的,同時也是由從他所在地上百甚至上千英里以外的地方吹來的風製造的。 海洋狀態(基於海浪的海面形狀)取決於風速、 風區(風吹過的海洋距離)和風吹的時間長度。 風吹得越猛、時間越長,它所製造的海浪就越高。 風一停,波長(從一個浪峰到下一個浪峰之間的距離)較短的海浪會很快平息,但波長較長的海浪將在較長的距離內移動和湧起,甚至可能穿越整個海洋盆地。 其他的因素,比如較強的海洋表面洋流和德雷克海峽(合恩角和南極洲之間)的海床形狀,也可以令海浪比較高。...

read more

在“偉大美國人四號”帆船上,可否有任何熱源?

嗨,Cassidy和Vera,謝謝你們提出的問題。 在Rich的船上沒有加熱器。 他在2008年旺迪航海賽的船上曾有一個加熱器,但是這次,他覺得可以不帶。 但是發動機在為電池充電時會散發出一些熱量,然而他只是每5天才開啟1次發動機,因為他用其他的方式為電池充電。 - 提問者:Cassidy,Amesbury MA,美國,和Vera,Detroit...

read more

針對船長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時的問與答

你在學校學習的什麼課程,對準備“旺迪航海賽”最有幫助?

親愛的David: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我很喜歡數學,特別是幾何和三角學。 我喜歡它們的秩序性,你可以獲得一個真正的答案。但是在英語課上,更多的是關於解釋,我不是很擅長這些。 對於船的結構、導航、風向角度和指南針航向角度,所有這些都與幾何和三角學有關。 因此,這兩個學科對我幫助很大。 David提出的問題,West...

read more

夜裡,從你的船上看去,星星是怎樣的?

親愛的Annya:由於天氣原因,在這次航行中,我們沒有看到許多星星,這很令人失望。 在其他的航行中,夜裡,我會花很多時間看星星,我有一本《星書》,作者是:H. A. Rey。 這是我讀過的最好的星書。 參與“旺迪航海賽”的好處是,一旦進入南半球,我們能看到所有無法在北半球看到的星星。 很有趣的是,當我們跨過赤道,向南航行時,北極星會在我們身後的水平線處消失,因為我們向南航行! 它將在我們跨越赤道向北航行時再次出現。 Annya提出的問題,FasTracKids...

read more

當你還小的時候,你喜歡玩什麼?

我喜歡玩英式足球(在世界上其他國家,就是足球!)。因為我不夠強大,所以玩美式足球容易被傷到,而且,我覺得英式足球要比依靠蠻力的美式足球更聰明,更複雜。 當我稍微長大些後,我喜歡玩網球、壁球和壘球。 當我30多歲時,我們曾有個球隊,在14次聯盟比賽中,我們贏了8次冠軍! 比賽結果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與一群朋友組隊玩球,會有許多樂趣。 Osbel提出的問題,FasTracKids...

read more

在海上,最令你難忘的是什麼?

親愛的Abril:在這次航海賽中,最令我難忘的是在南冰洋航海階段,船隊成員間的同志情誼,特別是與Alan Roura和Eric Bellion,此外我還與Enda、Roman、Fabrice和Arnaud之間有美好的郵件溝通。 而且,我將會記得持續不斷、不折不扣的低氣壓,還有總是灰沉沉的天空,我們幾乎從沒有陽光,夜裡也從沒有星星。 Abril提出的問題,FasTracKids Reynosa(雷諾薩,墨西哥)...

read more

你如何應付瞬間陣風,這是否是你通常會遇到的情況? 氣象預測對預測這些瞬間陣風是否有效?

親愛的Arda:氣象預測無法預測到單獨的陣風,但是它可以預測到一個區域,例如一個鋒面,在那裡,風向將會快速轉變,並會有陣風,氣象預報會預測陣風可能的強度,以及平均風速。 但願我們能對付這些陣風,然而它們很難預測,某些時候,你正在小睡或吃東西,而且不在甲板上,或者在船上進行修理,突然間,船就倒下來了。 但是陣風的本質是無法預知的,而且船為你提供保護,出現陣風時,你就要盡快保護船隻。...

read more

你可否告訴我們像你一樣的航海者有什麼離岸傳統?

親愛的Irapuato的學生們:航海者的一個傳統是在桅杆下面放硬幣,以祈禱好運。 我在桅杆前面放了五枚硬幣! 第一個枚,負責引領道路的,是Sacagawea一美元銀幣。 Sacagawea是一名印度婦女,她引領著Lewis和Clark的遠征,並來到美國的西北部。 然後是Susan B. Anthony一美元銀幣。 她曾是婦女參政權論的領袖,為婦女在美國獲得選舉權做出了貢獻。 因為我是Hillary Clinton的粉絲,我覺得這枚硬幣很貼切。 下一個是John F....

read more

你曾參觀過的最美妙的地方是哪裡?

親愛的Zidane: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我曾很高興地去過十多個國家,這些國家非常有趣,我非常希望再返回這些國家,也很希望去那些不曾去過的國家。 我很喜歡認識新朋友,了解新文化,其中包括藝術、建築,了解他們的社會是如何在政府管理下運行的,了解他們是如何選擇社會組織方式的。 當我訪問中國是,我曾去過上海和北京。 在上海,沿著河,難以置信地看到船舶上上下下,那裡還有一個舞蹈比賽。 在北京,我看到了“紫禁城”,那是令人震驚的建築。 我還喜歡巴黎的塞納河,我也喜歡家鄉波士頓的查爾斯河。 我希望看到更多,了解更多。...

read more

船長及專家問答

您在學校學習的哪些知識,為您的專業做足了準備?

——David,美國馬薩諸塞州西紐伯里

科學、數學和寫作

我在學校學習的所有學科對我目前的職業——地球物理學家都有幫助,其中有幾個學科會立刻出現在我的腦海中:科學、數學和寫作。 小學和中學階段,我看過許多圖書館的教科書,我還自學了天文學、物理學和光學知識。...

read more

生物學

我在農場長大,我一直都對池塘、河流和沼澤地區的水中生物感興趣。 我還喜歡去海邊,並了解生活在海洋中的生物。 我喜歡在戶外,喜歡進行田野工作。在高中時,我專注於自然科學——生物學、化學和物理。 但是,最吸引我的還是生物學。 我在大學時學習生物學和生態學課程,在研究生階段,主修漁業生物學,這意味著學習魚類種群豐富性和它們的行為,了解魚的年齡,成長速度,棲息習慣,以及如何跟踪這些魚。...

read more

數學

在大學時,我主修數學,這些知識是海洋物理學研究生學習的必要基礎。 學習海洋塑料污染的應用也需要數學,但是我也依靠閱讀,與專業領域以外的人們交談。...

read more

歷史與數學

David,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的職業是船舶駕駛,例如油輪和散貨船。如同Rich Wilson,我從小就會駕駛帆船,看著蒸汽船來來往往。 然而,我從未想過在商業領域工作。 在學校裡,我最喜歡的課程是歷史和數學。 在歷史方面,我喜歡那些偉大的遠征者,這些遠征者中的大多數是航海者。 在大學,我主修工程學(數學曾很有幫助),輔修歷史。 在海軍服役過三年後,我參加了一個環球航海賽,之後我回到大學,並在哈佛商學院獲得商業管理碩士文憑。 我想憑藉我對工程和海洋的熱愛,以及商業方面的教育背景,也許我應該嘗試船運業務!這樣,將所有經歷結合起來。...

read more

數學、物理和地理

我不情願去學校,每天都不得不忍受學校。 我在12歲時開始進入高中,並在三年之後離開學校,這意味著,在15歲時,我的教育是嚴重不足的。此後作為一名海員,我加入了新西蘭皇家海軍。 幸運的是,我所學的科目在我成為船長的職業生涯中是有所幫助的。 這些學科是數學、物理和地理。 雖然那時尚未達到各種航海證書標準的要求,但是在新西蘭海事學校的最初六次進修中,這三門學科成為我繼續深造的基礎。 當然還有必修課——英語,這對“報告寫作”很有幫助。...

read more

針對船長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時的問與答

氣壓計的顯示與風力或風向變化有怎樣的關聯?

親愛的Lauren:氣壓計能顯示高氣壓系統和低氣壓系統,通常前者是晴朗天氣,後者是暴風雨天氣。 如果你看看天氣圖,你能看到氣壓線,一些時候,它們將彼此靠近,另一些時候,它們將彼此疏遠。 它們就好像地形圖上的線一樣。 在氣壓線彼此靠近的地方,會有懸殊的梯度,也就是更多的風,在氣壓線彼此疏遠的地方,會有更少的風。 高氣壓想吹到低氣壓中,就好像地形圖一樣,你也會有下山。 Lauren,Rockland...

read more

電池組完全充電需要多少安培小時?它能持續多久?電池電量是否會被耗盡?

親愛的Ray,我們的電池組能夠供應船上所有設備運行,這其中包括3個衛星電話,每個200安培小時,總共600安培小時。 通常,帆船運行每小時耗電15-16安培。 上一代凝膠電池可以提供其電容量50%的電量,而鋰電池可以提供其電容量70-80%的電量。 而且,使用凝膠電池,電伏會隨著使用降低,使用鋰電池,電伏是恆定的,直到電量消耗到達80%,電伏才會急速下降。 我們在電池上設置了電量剩餘40%的報警,這樣可以提醒我該充電了。 但是我們有不同的充電系統。...

read more

從一位年長者向另一位年長者的提問,你可否有任何關節僵硬的問題?

親愛的Jerry,我沒有任何惡化的關節問題,在這方面,我很幸運。 但是我有膝蓋疼,因為有時要在駕駛艙、甲板上爬來爬去,而且駕駛艙的佈局也令膝蓋承受巨大壓力,因為要進行上上下下的運動。 要駕駛這艘船,需要巨大的體力消耗。 即使是比我更強壯的年輕人,也會談及駕駛這樣的帆船會令他們疲憊,身體疼痛。 僅僅是帆船的顛簸就足夠可怕,那簡直是難以描述的情景。我只能說,相比之下,公牛騎手要更容易,因為他們只需要在顛簸中堅持8秒鐘!...

read more

你在海上會迷路嗎? 你會怎麼做?

親愛的Mateo, 是的,你在海上會迷路。 在海上沒有路標。 一旦你看不到陸地,你會想陸地的方向在哪裡。 但是,我們有一個很棒的工具,它能告訴我們所處的位置。 如今,GPS系統(全球定位系統)是最主要的導航工具。 它能顯示我們在海圖上的精確經度和緯度位置。 如果GPS出故障了,你可以使用“航位推測法”,即通過目前的方向和速度計算出之後可能的位置。 你還可以利用更傳統的“天文導航”方法,也就是通過六分儀觀測太陽、或月亮、或星星的位置,然後通過複雜的計算得出你所在的位置。 這個方法需要一個非常精確的時鐘,時間要精確到秒。...

read more

針對船長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時的問與答

帆船上對風帆的材料要求是什麼?

親愛的Jiaxuan:你可否知道為了讓紙片耐用、防水而進行的“層壓”處理?這就好像是用塑料將紙片包裹起來,然後將透明的塑料邊緣彼此黏貼。 塑料是透明的,因此你依舊可以閱讀這一頁。 這與風帆的製造很類似。 它們用強力絲(主要是凱芙拉)“分層”,沿著“負載路徑”從角落到角落。 負載路徑是帆布撐起時的受力路徑,強力線沿著電腦事前模擬的負載路徑經過。 建造時還有一個聚酯薄膜基質,負載纖維位於聚酯薄膜與滌綸薄布片之間,它不會真正增強力度,但是可以增加一些強度,令帆布更耐磨。 之後整個分層處理部分將被粘合起來,並進行壓縮處理。...

read more

為什麼你的船是傾斜的?

親愛的Jack,所有的帆船都是傾斜的,因為風吹著風帆,並嘗試著將帆船推向一側。 這就是為什麼要有龍骨,從而平衡吹到風帆上的風力。 Jack R.提出的問題, West Newbury MA,美國

read more

對於一艘好帆船,最重要的部位是什麼?

親愛的Jiaxuan:對於一艘好帆船,最重要的是擁有堅硬的船體,因為在航海時,最重要的是避免海水進入船內! 我覺得其次重要的是舵板,要能夠操縱帆船,還有龍骨,要能確保帆船直立。 然後,還有桅杆,要能夠撐起風帆。 帆船的所有部件都要特別堅硬、結實,還有帆布控制系統要非常可靠、方便使用。 Jiaxuan...

read more

“偉大美國人三號”帆船與“偉大美國人四號”帆船有什麼不同?

親愛的Zhiyuan:“偉大美國人三號”帆船由Bernard Nivelt設計,並由Thierry Dubois在2000年建造並駕駛參與比賽。 它是一艘玻璃纖維船,有2個舵板,1個傾斜龍骨,1個中心線穩向板(一個能上下滑動的鰭狀物,它能幫助帆船在水中徑直行進)。 Thierry駕駛這艘船參與了2000年旺迪航海賽,之後在2002年參與了另一個單人靠岸環球航海賽。此後,Patride Carpentier駕駛著它參與了2004年旺迪航海賽。我又駕駛著它參與了2008年旺迪航海賽。最後,Derek...

read more

在比賽中,你是否曾與另一艘帆船或水下物體相撞?

親愛的Jessica和Gabriella,當我年輕的時候,有一次,我航行到另一艘正確航行的帆船前面,結果我們相撞了。 很顯然,我沒有充分注意周圍的船。 那曾是我的錯。 2008年旺迪航海賽中,我們駕駛著另一艘帆船:“偉大美國人三號”。這艘2000年建造的Open 60單體船,由Bernard Nivelt設計,Thierry Dubois建造並駕駛參與比賽。 我獨自駕駛著這艘船從法國返回美國,並看看是否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第五天夜裡,在北緯55度,我們與一個水下物體相撞了,那是在凌晨1點左右,在一片漆黑的夜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