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船长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时的问与答

赤道无风带是个海洋的特别区域还是一个宽泛的词语?

亲爱的Kim的班级:赤道无风带是个比较宽泛的词语。 用于气象学的比较专业的词语是热带辐合带(ITCZ)。 那是北半球和南半球天气系统相遇的地方。 我们可以从美国国家海洋大气局得到我们的气象图,其中将确定热带辐合带的位置,或者他们认为它将处于的位置。 预报天气本来就很棘手,在一个那样的地方,一系列条件都在运作,在南北半球之间,实在是很困难的。 事实上,我们曾收到预报,东南信风将越过赤道迎面而来,但我们却遇到了西北信风。 所以,他们做出此类预报是非常困难的。...

read more

你了解你的船的所有部件吗?

亲爱的Nicolas:是的,我们对船的所有部分都很了解。 当然对船各个部件的特定问题我们需要一些专家意见,因为要了解每个部件的所有专业问题实在太复杂了。 所以我们有一个电子专家,一个航海专家和一个机械专家,所以如果我在海上遇到问题,我可以呼叫他们,得到建议。...

read more

针对船长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时的问与答

Wilson先生, 在你航海时会用到数学吗?

是的! 我需要记录每日航行的里程,或者赛段里程,然后计算出平均速度。 我不停地查看船上数据,例如船速、风速、风向和船的角度(几何)。 在航海时,当进行顺风或迎风换舷转向时,我需要查看各种角度。 数学被广泛应用于帆船设计、工程和建造,但也用于帆船驾驶中。...

read more

当你不在船上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

亲爱的Thomas:我们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建立sitesALIVE项目,其中包括课程、网站,还要在全球寻找愿意参与的合作伙伴。 此外,我们需要集合专家团队。 我是sitesALIVE的创建者,自1993年,我创建了75个这样的项目(查看我们主要网站的标签,‘过去75次征程’,你可以看到我们曾做的项目),这就是我的主要工作。 当我航海时,我为岸上学校项目提供直播内容,这时,我们的75个项目中的5个变成一个。...

read more

你在海上的呼吸峰值流量与在家相比有变化吗? 我想海洋的洁净清新空气应该很有裨益,但温度和湿度变化呢?

亲爱的John:我的哮喘控制得很好,所以我在海上的呼吸峰值流量与在陆地上几乎相同。 但清新海洋空气的益处可能被船上持续的紧张抵消了,因为后者也可能成为我哮喘发作的致因。 温度和湿度变化似乎从来对我的哮喘都不是个问题。...

read more

我注意到你最近睡觉不多。 只睡几个小时,你是如何让自己设法保持清醒的?

亲爱的Alexandra:许多年的航海经验告诉我,如果你睡过去,直到出现问题时(帆船倾斜得过多,帆船没有倾斜,帆布拍打等等)才醒来, 如果你不立即处理这些问题,可能会损坏帆船,或导致一连串的失控,真正糟糕的事情会随之发生。 因此,当帆船呼叫你,你就必须起来。 要知道,睡眠不足,会令身体感到疲惫,思维和决策能力也会受到影响。 但是睡眠不是你能控制的,它是本能的反应。 我曾提到过,在录制音频报告,在与我们的专家Murray Lister船长Skype视频时,在我正坐在海图桌啃面包时,我都能昏昏入睡。...

read more

上星期,我的班级从这里看到你的照片。 你的双手看上去有许多水泡? 你如何治疗水泡? 你是否戴手套?

亲爱的Kim:我戴航海手套,是一种皮质手套,手指部位被剪掉,这样你照旧可以解开结扣。 我们的专家Barnewolt医生曾在08年“旺迪航海赛”之前建议过,他说航海手套可以为手指和手部关节提供支持力,而且还能避免皮肤被划破,否则可能会引起感染,手套是很好的防护。 此外,我们的缆绳上有特殊涂料,为了增加摩擦力,更好地抓住绞盘,但问题是摩擦力对任何事物都有效,其中包括你的双手。 在那些照片中,手上的不是水泡,照片是在潮湿环境下工作很长时间后拍摄的,因此皮肤上的不是水泡,而是起的白皱。 我的双手很粗糙,但我觉得这看上去会很有趣!...

read more

问答-船长及专家

对于未来的比赛,在这类帆船上,是否有可能安装自行车脚踏台? 这样的话,下身可以锻炼一下,而且产生的动力可以连接到基座绞盘。

嗨Jim,谢谢你提出的问题。 自行车之类的脚踏设置确实已经安装在某些较大的105英尺-130英尺三体船上,因为在这些船上,某些操作很难单人完成。 我记得Alex Thomson曾在他以前的一艘船上尝试过,船的功率很强大,但是没成功。 这些船大多数时候呈20-25度倾斜,在座舱里也没有太多空间,而且自行车脚踏台的重量太大。 因此,出于实际和优选原因,我们没有在船上安装这类设备。 Jim提出的问题,Floral...

read more

如果哮喘发作,你停止呼吸,会发生怎样的后果? 我有几次哮喘发作,但不知道会糟糕到何种程度

这是个可怕的想法! 如果你在哮喘发作时停止呼吸,你会死掉的。 但是你当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因此,提前准备。 在头脑中有一个计划,清楚地知道,当你感到呼吸困难时,该采取怎样的措施。 我们把它叫做“哮喘治疗行动计划”。 不同的哮喘患者会有不同的现场计划,以应对开始发作的哮喘。 哮喘患者可以采取一些措施,避免哮喘发展到无法呼吸的地步。 经常服用速效支气管扩张药物(例如沙丁胺醇),每30分钟最多吸入4次,每次吸入2或3计量。 开始或增加你的“控制性”药物,吸入类固醇,如氟替卡松(Flovent)或布地奈德(Pulmicort)。...

read more

针对船长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时的问与答

你患哮喘多久了?

亲爱的Christopher:我只有一岁的时候,就患有哮喘,因此基本上,哮喘会伴我一辈子。 当我长大些时,最大的挑战曾是,那时还没有家用哮喘药物。 如果你的哮喘病发作,而且情况严重,你就要去医院,在那里,医生会给你注射一针肾上腺素。 最后,我母亲学会了如何为我进行这些注射。 她会用滚热的开水消毒针头,然后将肾上腺素吸到针管中,之后为我注射。 这个方法完全不是针对日常使用,而只是在严重情况下的急救。...

read more

有哮喘会不会令航海变得艰难? 此外,你可否有防水吸入器以应对潮湿的情况?

亲爱的Olivia:是的,哮喘增加了航海的难度,因为驾驶这艘帆船需要消耗许多体力,当绞盘需要旋转300转时,我就变得上气不接下气。 但是,好的一方面是,海上的空气很清新,不会有陆地上的花粉,花粉会令我过敏。 因此,这是航海的一大好处。 我没有特别的防水吸入器,但是我的吸入器是密封的,就即使着水,它也能正常工作。 而且,我把它放在驾驶舱中,希望在那里,吸入器不会着水。...

read more

如果帆布湿了,帆船的速度会放慢吗?

亲爱的Saul:潮湿的帆布不会降低帆船的空气动力推进,但是如果你不得不将潮湿的帆布收理到艏尖舱中,这会增加收理难度。 或者如果收理在帆袋中的帆布是潮湿的,当你不得不升起它时,潮湿会增加帆布的重量。 而且潮湿还会令帆布变滑。 潮湿的帆布能导致一个反常的后果,如果在你附近有一艘航船,透过潮湿的帆布,雷达无法探测到航行目标。...

read more

你用的导航软件叫什么名字?它们也可用于游船?

亲爱的Angelo:我们的导航软件叫Adrena,它当然可以用在游船上。 这个软件有些复杂,但是随着使用时间和熟悉程度,你会越用越想用的。 它是一款法国产品,需要一个加密锁(一个插入计算机的硬件,用于检查和验证许可用户)。 还有一个类似的软件,叫Expedition,它是由Nick White开发的,他是新西兰著名航海者,曾参与Whitbread环球航海赛。 这个软件可能不具有Adrena的所有功能,但是我听说它能提供航海所需的所有基本功能,而且无需使用加密锁。 Angelo提出的问题...

read more

我想要像你一样! 你真是太棒了! 你从海洋中知道了什么?

亲爱的Abby:我知道了大自然有多么美,当海水清澈蔚蓝,天空清澈蔚蓝,鸟儿围着船飞翔,偶尔还有飞鱼飕飕飞过。 我还知道了风暴可以有多强,还有在没有一丝风的时候,海洋可以像镜面一样。 还有因为我们在那里是如此孤单(自从11月20日在巴西沿海看见过一条巴西战舰以后我只在火地岛附近见过一条渔船),所以我们船员必须全靠自己。...

read more

你见过美人鱼吗?

亲爱的Cordelia:没有,我没见过美人鱼。 但你的问题让我想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一件事,那是关于一个海洋奇怪生物的事。 我当时正坐在驾驶舱里看着我们正好带在身上的H.A.Rey写的星星书。 我想着,几个月以来第一次有完全清明的夜空,没有月亮,繁星璀璨,令人着迷。 我突然听到砰的一声,一个不寻常的响动。 通常在船上,出现状况的第一个表现就是新的响声。 所以我站起来,轻手轻脚地朝顶棚上方看了一眼,顶棚大约与我的脖子一般高。 我把桅灯打开了,它照亮了前方,我找找看是否有绳索或者其他东西从本来的位置掉落了。...

read more

你从风中会听到不同的声音吗?

亲爱的Sarah: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在海上,风惬意地吹过你的头和耳朵,发出美妙的声音。 但在糟糕的暴风雨下,当风在绳索中吹着口哨,那就变得吓人了。 而且当风速提高时,它的音高也随之提高,所以它的声音是一种可以通过听力辨识的风力计,如果你在船舱里,它可以告诉你风暴在增强还是减弱。 在那样的情境下,我一点儿也不喜欢风的声音。 我曾经用过一副降噪耳机,以便隔绝风声,好安静入睡。 来自墨西哥伊拉普阿托FasTracKids的Sarah提出的问题...

read more

你健身是为航海比赛还是你的一种日常生活方式?

亲爱的Thanos:对于体能训练,我从综合健身目标开始,包括骑自行车、游泳、跑步上山,然后又加入了健身房运动,我的教练Marti Shea曾是一名全美长跑运动员,之后获得了自行车计时赛的世界冠军。 Marti帮助我专注于平衡和核心力量的训练,还制定了一个真正的腿部力量目标。 我知道在船上我的上身因为那些推拉、转动绞车的动作将变得越来越壮,但我的腿将萎缩,因为没有任何运动。 所以要想让腿部在比赛结束时仍保留一点力量,必须在开始就非常强壮。 来自希腊雅典的Thanos提出的问题...

read more

问答-船长及专家

如果你患有哮喘,你是否应该航海?

如果你的哮喘病情无法控制,伴随着咳嗽、喘息、气短,在这种情况下,单人环球航海是很不安全的。 然而,Rich Wilson很努力地保持对哮喘病的良好控制。 他每天都服用治疗哮喘的药物。 他利用最大呼气流量计定期检查肺功能。为了应对哮喘发作,他准备好了额外药物和相应治疗计划(所谓“哮喘治疗行动计划”)。 我们的目标是以良好控制哮喘的方式治疗哮喘,这样你可以航海或进行其他运动,而且没有任何限制,就好像非哮喘患者一样。 Brenden(11岁)提出的问题,通过News-O-Matic...

read more

哮喘病能否被彻底治愈?

直到2017年,尚未有彻底治愈哮喘的方法。 但是,的确存在一些能非常有效控制哮喘的药物,这样哮喘患者经常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摆脱所有哮喘症状。 然而,即使是这样,哮喘病也没有被治愈。 如果某人停止哮喘药物,并接触引发哮喘症状的刺激物(例如令哮喘病人过敏的猫),所有哮喘症状会立即恢复。 但医药科学迅速发展。 很可能在你的有生之年,会出现彻底治愈哮喘的方法。 目前的研究中最令我兴奋的是如何预防哮喘。 科学的发展令早期治疗成为可能,在儿童阶段治疗过敏,可以避免过敏症状发展为哮喘病。...

read more

特邀船长问与答

你是如何从一个12岁的小男孩,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

首先,我读了很多书。 我对航海的热情是从阅读中生发的。 我读了几百部关于海洋的书。 从《邦蒂号叛变事件》到贝纳尔·摩瓦泰谢(Bernard Moitessier)写的《长路》(The Long Way) 从十几岁开始,我就与朋友们一起驾船出海。 从大学毕业后,我与两个朋友驾着一条小船用了三年环游世界。 这改变了我的人生。...

read more

你认为这次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我的目标是唤起对他人的理解。 我们的社会趋向于将自己封闭起来。 通过旺迪单人不靠岸环球航海赛及其激发的情感,我想努力表达的是:不要害怕,力求务实让自己快乐,积极创造并获得成功。...

read more

你参加航海赛至今最喜欢的部分是什么?

那是当我从凯尔盖朗群岛出发时我决定真正享受这冒险。 我决定我不再忍受,而是全身心投入到冒险中去。 我改变航向,朝正北方驶入一个低气压区,然后再冲出去。 那是我开始对这一比赛真正感到快乐的时候。...

read more

针对船长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时的问与答

你看到的海浪平均有多高?

海浪的高度取决于那里的风力,风持续吹动的时间,还有水深。 在好几次低气压中,我们看见过15-18英尺,甚至最高达20英尺的海浪。 一些时候,如果风吹的时间很长,海浪似乎会延长,因此海浪间的距离就会变得更大,海浪的角度因此会有所不同。如果暴风雨会很快到来,海浪就没有那么陡峭。 你不得不小心海浪高度的故事,就好像讲大话一样,每次说起,浪好像就变大一些! 这就是为什么1990年合恩角翻船后,我们幸运地被“新西兰太平洋号”船长记入他的航海日志。 那次我们遭遇了15米高的巨浪,还有浪顶高达5米的波列。...

read more

在船上看世界看上去如何? 你能看到什么类型的地标?

亲爱的Inc:这是本次航海中很有趣的一方面,因为我们几乎没有看到传统的地标。 事实上,自从11月8日,看到西班牙西北的非尼斯泰尔海角以后,我就一直没有看到过陆地,直到1月17日,我看到了火地群岛! 然而,也许还有海标的概念,这将更加微妙。 例如南半球的星星;信天翁;在南冰洋一个又一个无情的大风;还有南冰洋无尽的寒冷。 这些海标界定了我们所在的位置,就如同路上的地标一样。...

read more

您能不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合恩角?

亲爱的Julien,那里阴冷、多风,浪很大,因为那是个真正的阻塞点,也就是说, 从西边接近,你的选择很少,你必须绕过那个角,它可能很吓人,真的,让人生畏。 所有的船长在接近这个地方的时候肯定都很焦虑。 对我们来讲更甚,因为我们在1990年曾因20米高的浪和时速85海里的风在南纬55°西经79°发生了灾难性的倾覆,这个历史让我比其他船长更加焦虑。 或许让·勒坎姆(Jean Le Cam)也很焦虑,因为他在2008年旺迪单人不靠岸航海赛中曾因龙骨折断而翻船。 那种焦虑可能与因天气带来的焦虑不同。 来自法国拉克什(La...

read more

您小时候是否曾想过驾船环游世界? 您成长过程中是不是一直喜爱船?

亲爱的McKenzie:我年少时常与父母一起乘船出游,最开始坐的是帆船,后来是轮船。 我喜欢出海是因为水上很美,还有船、绳索、结扣和装备。 而且,这对我的哮喘也有益处。 除了对烟、香水、某些食物、猫狗以外,我还对树木花草过敏。 有时我开玩笑说我对陆地过敏! 所以在海上让我更容易呼吸。 而且别忘了,这是在家用哮喘药出现的很多年以前,所以除了绝望地努力呼吸,当时没有任何办法对付哮喘发作。 所以对我来说在水上比较好。 我十几岁的时候,我看了贝纳尔·摩瓦泰谢(Bernard Moitessier)、约书亚·斯洛卡姆(Joshua...

read more

您有过带着猫或狗航行的经历吗?

我没有过,但我知道有人这么做过。 我肯定那不是参加旺迪单人不靠岸环球航海赛的时候,而是在巡游中。 Once is Enough(《一次就够了》)这部书里有一个有名的故事,讲的是一对夫妻在巡游过程中翻了船。 他们有一只猫,但后来不见了。 他们猜测那只猫可能是翻船的时候落水了。 然而,您瞧,几天以后,那只猫从船上一个隐藏的角落跑了出来! 我有哮喘,而且对猫狗过敏,所以我怎么也不会带猫狗航行的。 但我想象,要在一个船舱这样狭小的空间照顾一只宠物应该是件很累的活儿。 很明显,别人不这么觉得。...

read more

问答-船长及专家

根据风力的降低,海洋状态要降低需要多长时间?

瑞奇(Rich)所经历的海面浪是由他可以巧妙驾驭以便沿着自己希望的方向行进的风制造的,同时也是由从他所在地上百甚至上千英里以外的地方吹来的风制造的。 海洋状态(基于海浪的海面形状)取决于风速、 风区(风吹过的海洋距离)和风吹的时间长度。 风吹得越猛、时间越长,它所制造的海浪就越高。 风一停,波长(从一个浪峰到下一个浪峰之间的距离)较短的海浪会很快平息,但波长较长的海浪将在较长的距离内移动和涌起,甚至可能穿越整个海洋盆地。 其他的因素,比如较强的海洋表面洋流和德雷克海峡(合恩角和南极洲之间)的海床形状,也可以令海浪比较高。...

read more

针对船长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时的问与答

你在学校学习的什么课程,对准备“旺迪航海赛”最有帮助?

亲爱的David: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很喜欢数学,特别是几何和三角学。 我喜欢它们的秩序性,你可以获得一个真正的答案。但是在英语课上,更多的是关于解释,我不是很擅长这些。 对于船的结构、导航、风向角度和指南针航向角度,所有这些都与几何和三角学有关。 因此,这两个学科对我帮助很大。 David提出的问题,West...

read more

夜里,从你的船上看去,星星是怎样的?

亲爱的Annya:由于天气原因,在这次航行中,我们没有看到许多星星,这很令人失望。 在其他的航行中,夜里,我会花很多时间看星星,我有一本《星书》,作者是:H. A. Rey。 这是我读过的最好的星书。 参与“旺迪航海赛”的好处是,一旦进入南半球,我们能看到所有无法在北半球看到的星星。 很有趣的是,当我们跨过赤道,向南航行时,北极星会在我们身后的水平线处消失,因为我们向南航行! 它将在我们跨越赤道向北航行时再次出现。 Annya提出的问题,FasTracKids...

read more

当你还小的时候,你喜欢玩什么?

我喜欢玩英式足球(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就是足球!)。因为我不够强大,所以玩美式足球容易被伤到,而且,我觉得英式足球要比依靠蛮力的美式足球更聪明,更复杂。 当我稍微长大些后,我喜欢玩网球、壁球和垒球。 当我30多岁时,我们曾有个球队,在14次联盟比赛中,我们赢了8次冠军! 比赛结果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与一群朋友组队玩球,会有许多乐趣。 Osbel提出的问题,FasTracKids...

read more

在海上,最令你难忘的是什么?

亲爱的Abril:在这次航海赛中,最令我难忘的是在南冰洋航海阶段,船队成员间的同志情谊,特别是与Alan Roura和Eric Bellion,此外我还与Enda、Roman、Fabrice和Arnaud之间有美好的邮件沟通。 而且,我将会记得持续不断、不折不扣的低气压,还有总是灰沉沉的天空,我们几乎从没有阳光,夜里也从没有星星。 Abril提出的问题,FasTracKids Reynosa(雷诺萨,墨西哥)...

read more

你如何应付瞬间阵风,这是否是你通常会遇到的情况? 气象预测对预测这些瞬间阵风是否有效?

亲爱的Arda:气象预测无法预测到单独的阵风,但是它可以预测到一个区域,例如一个锋面,在那里,风向将会快速转变,并会有阵风,气象预报会预测阵风可能的强度,以及平均风速。 但愿我们能对付这些阵风,然而它们很难预测,某些时候,你正在小睡或吃东西,而且不在甲板上,或者在船上进行修理,突然间,船就倒下来了。 但是阵风的本质是无法预知的,而且船为你提供保护,出现阵风时,你就要尽快保护船只。...

read more

你曾参观过的最美妙的地方是哪里?

亲爱的Zidane: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我曾很高兴地去过十多个国家,这些国家非常有趣,我非常希望再返回这些国家,也很希望去那些不曾去过的国家。 我很喜欢认识新朋友,了解新文化,其中包括艺术、建筑,了解他们的社会是如何在政府管理下运行的,了解他们是如何选择社会组织方式的。 当我访问中国是,我曾去过上海和北京。 在上海,沿着河,难以置信地看到船舶上上下下,那里还有一个舞蹈比赛。 在北京,我看到了“紫禁城”,那是令人震惊的建筑。 我还喜欢巴黎的塞纳河,我也喜欢家乡波士顿的查尔斯河。 我希望看到更多,了解更多。...

read more

你可否告诉我们像你一样的航海者有什么离岸传统?

亲爱的Irapuato的学生们:航海者的一个传统是在桅杆下面放硬币,以祈祷好运。 我在桅杆前面放了五枚硬币! 第一个枚,负责引领道路的,是Sacagawea一美元银币。 Sacagawea是一名印度妇女,她引领着Lewis和Clark的远征,并来到美国的西北部。 然后是Susan B. Anthony一美元银币。 她曾是妇女参政权论的领袖,为妇女在美国获得选举权做出了贡献。 因为我是Hillary Clinton的粉丝,我觉得这枚硬币很贴切。 下一个是John F....

read more

问答-船长及专家

您在学校学习了哪些知识,让您为您的专业做出了最完善的准备?

David,美国马萨诸塞州西纽伯里

科学、数学和写作

我在学校学习的所有学科对我目前的职业——地球物理学家都有帮助,其中有几个学科会立刻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科学、数学和写作。 小学和中学阶段,我看过许多图书馆的教科书,我还自学了天文学、物理学和光学知识。...

read more

生物学

我在农场长大,我一直都对池塘、河流和沼泽地区的水中生物感兴趣。 我还喜欢去海边,并了解生活在海洋中的生物。 我喜欢在户外,喜欢进行田野工作。在高中时,我专注于自然科学——生物学、化学和物理。 但是,最吸引我的还是生物学。 我在大学时学习生物学和生态学课程,在研究生阶段,主修渔业生物学,这意味着学习鱼类种群丰富性和它们的行为,了解鱼的年龄,成长速度,栖息习惯,以及如何跟踪这些鱼。...

read more

数学

在大学时,我主修数学,这些知识是海洋物理学研究生学习的必要基础。 学习海洋塑料污染的应用也需要数学,但是我也依靠阅读,与专业领域以外的人们交谈。...

read more

历史与数学

David,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的职业是船舶驾驶,例如油轮和散货船。如同Rich Wilson,我从小就会驾驶帆船,看着蒸汽船来来往往。 然而,我从未想过在商业领域工作。 在学校里,我最喜欢的课程是历史和数学。 在历史方面,我喜欢那些伟大的远征者,这些远征者中的大多数是航海者。 在大学,我主修工程学(数学曾很有帮助),辅修历史。 在海军服役过三年后,我参加了一个环球航海赛,之后我回到大学,并在哈佛商学院获得商业管理硕士文凭。 我想凭借我对工程和海洋的热爱,以及商业方面的教育背景,也许我应该尝试船运业务!这样,将所有经历结合起来。...

read more

数学、物理和地理

我不情愿去学校,每天都不得不忍受学校。 我在12岁时开始进入高中,并在三年之后离开学校,这意味着,在15岁时,我的教育是严重不足的。此后作为一名海员,我加入了新西兰皇家海军。 幸运的是,我所学的科目在我成为船长的职业生涯中是有所帮助的。 这些学科是数学、物理和地理。 虽然那时尚未达到各种航海证书标准的要求,但是在新西兰海事学校的最初六次进修中,这三门学科成为我继续深造的基础。 当然还有必修课——英语,这对“报告写作”很有帮助。...

read more

针对船长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时的问与答

电池组完全充电需要多少安培小时?它能持续多久?电池电量是否会被耗尽?

亲爱的Ray,我们的电池组能够供应船上所有设备运行,这其中包括3个卫星电话,每个200安培小时,总共600安培小时。 通常,帆船运行每小时耗电15-16安培。 上一代凝胶电池可以提供其电容量50%的电量,而锂电池可以提供其电容量70-80%的电量。 而且,使用凝胶电池,电伏会随着使用降低,使用锂电池,电伏是恒定的,直到电量消耗到达80%,电伏才会急速下降。 我们在电池上设置了电量剩余40%的报警,这样可以提醒我该充电了。 但是我们有不同的充电系统。...

read more

气压计的显示与风力或风向变化有怎样的关联?

亲爱的Lauren:气压计能显示高气压系统和低气压系统,通常前者是晴朗天气,后者是暴风雨天气。 如果你看看天气图,你能看到气压线,一些时候,它们将彼此靠近,另一些时候,它们将彼此疏远。 它们就好像地形图上的线一样。 在气压线彼此靠近的地方,会有悬殊的梯度,也就是更多的风,在气压线彼此疏远的地方,会有更少的风。 高气压想吹到低气压中,就好像地形图一样,你也会有下山。 Lauren,Rockland...

read more

从一位年长者向另一位年长者的提问,你可否有任何关节僵硬的问题?

亲爱的Jerry,我没有任何恶化的关节问题,在这方面,我很幸运。 但是我有膝盖疼,因为有时要在驾驶舱、甲板上爬来爬去,而且驾驶舱的布局也令膝盖承受巨大压力,因为要进行上上下下的运动。 要驾驶这艘船,需要巨大的体力消耗。 即使是比我更强壮的年轻人,也会谈及驾驶这样的帆船会令他们疲惫,身体疼痛。 仅仅是帆船的颠簸就足够可怕,那简直是难以描述的情景。我只能说,相比之下,公牛骑手要更容易,因为他们只需要在颠簸中坚持8秒钟!...

read more

你在海上会迷路吗? 你会怎么做?

亲爱的Mateo, 是的,你在海上会迷路。 在海上没有路标。 一旦你看不到陆地,你会想陆地的方向在哪里。 但是,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工具,它能告诉我们所处的位置。 如今,GPS系统(全球定位系统)是最主要的导航工具。 它能显示我们在海图上的精确经度和纬度位置。 如果GPS出故障了,你可以使用“航位推测法”,即通过目前的方向和速度计算出之后可能的位置。 你还可以利用更传统的“天文导航”方法,也就是通过六分仪观测太阳、或月亮、或星星的位置,然后通过复杂的计算得出你所在的位置。 这个方法需要一个非常精确的时钟,时间要精确到秒。...

read more

针对船长 Rich Wilson 在海上航行时的问与答

帆船上对风帆的材料要求是什么?

亲爱的Jiaxuan:你可否知道为了让纸片耐用、防水而进行的“层压”处理?这就好像是用塑料将纸片包裹起来,然后将透明的塑料边缘彼此黏贴。 塑料是透明的,因此你依旧可以阅读这一页。 这与风帆的制造很类似。 它们用强力丝(主要是凯芙拉)“分层”,沿着“负载路径”从角落到角落。 负载路径是帆布撑起时的受力路径,强力线沿着电脑事前模拟的负载路径经过。 建造时还有一个聚酯薄膜基质,负载纤维位于聚酯薄膜与涤纶薄布片之间,它不会真正增强力度,但是可以增加一些强度,令帆布更耐磨。 之后整个分层处理部分将被粘合起来,并进行压缩处理。...

read more

为什么你的船是倾斜的?

亲爱的Jack,所有的帆船都是倾斜的,因为风吹着风帆,并尝试着将帆船推向一侧。 这就是为什么要有龙骨,从而平衡吹到风帆上的风力。 Jack R.提出的问题, West Newbury MA,美国

read more

“伟大美国人三号”帆船与“伟大美国人四号”帆船有什么不同?

亲爱的Zhiyuan:“伟大美国人三号”帆船由Bernard Nivelt设计,并由Thierry Dubois在2000年建造并驾驶参与比赛。 它是一艘玻璃纤维船,有2个舵板,1个倾斜龙骨,1个中心线稳向板(一个能上下滑动的鳍状物,它能帮助帆船在水中径直行进)。 Thierry驾驶这艘船参与了2000年旺迪航海赛,之后在2002年参与了另一个单人靠岸环球航海赛。此后,Patride Carpentier驾驶着它参与了2004年旺迪航海赛。我又驾驶着它参与了2008年旺迪航海赛。最后,Derek...

read more

对于一艘好帆船,最重要的部位是什么?

亲爱的Jiaxuan:对于一艘好帆船,最重要的是拥有坚硬的船体,因为在航海时,最重要的是避免海水进入船内! 我觉得其次重要的是舵板,要能够操纵帆船,还有龙骨,要能确保帆船直立。 然后,还有桅杆,要能够撑起风帆。 帆船的所有部件都要特别坚硬、结实,还有帆布控制系统要非常可靠、方便使用。 Jiaxuan...

read more

在比赛中,你是否曾与另一艘帆船或水下物体相撞?

亲爱的Jessica和Gabriella,当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我航行到另一艘正确航行的帆船前面,结果我们相撞了。 很显然,我没有充分注意周围的船。 那曾是我的错。 2008年旺迪航海赛中,我们驾驶着另一艘帆船:“伟大美国人三号”。这艘2000年建造的Open 60单体船,由Bernard Nivelt设计,Thierry Dubois建造并驾驶参与比赛。 我独自驾驶着这艘船从法国返回美国,并看看是否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第五天夜里,在北纬55度,我们与一个水下物体相撞了,那是在凌晨1点左右,在一片漆黑的夜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