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们的行驶速度非常好,这与我对压力的承受能力恰恰相反,好似等待势穷力极。 我想唯一战胜压力的办法是竭尽全力,在海上漂了100多天之后,向“旺迪航海赛”的终点冲刺。 我们升着分段式小袋帆,支索帆,主桅帆有一个缩帆,风速有20-24节,我们驶出20节左右的船速。 但在比赛的结束阶段,这样的速度并无太大意义,因此我又照常收回主帆的另一个缩帆部。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首先,我要卷起分段式小袋帆(将基座绞盘旋转178转),支索帆已经升出来了(否则,你要卷开并调整支索帆),然后以支索帆迎风航行,这样主帆将被吹回来,并远离桅杆。 然后将主帆(容易)降到缩帆部。 此后,调整主帆(大概50-75转),再回到顺风中,卷开分段式小袋帆并进行调整(133转)。 如果你要升起主帆,而不是降下主帆,在操作之中还要添加300转,完成操作总共需要600转。 这是相当耗费体力的。

利用缩减后的风帆航行,速度依旧很快,但是如有意外发生,这样航行的安全系数更高些。 而且,还能缓解航海者的压力——这很重要。

后来,风大起来,我就卷起小袋帆,换成索伦特帆。 我们行驶得很快,而且更舒适些。 在黄昏时,我降下分段式小袋帆,并把它收进艏尖舱。 毫无疑问,这是件繁琐的工作,但是我已经很擅长这些,只需半小时就能搞定。 然后升起热那亚帆的缆绳,以便支持桅杆,之后回到驾驶舱里。 外面阴冷阴冷的。

半夜时分,风小起来,我又转了300转基座绞盘,升起主桅帆的第2缩帆,只保留第1缩帆,然后又回去小睡。 今早,我们升着热那亚帆和全主桅帆。 正如我曾说过的,驾驶这艘帆船很消耗体力!

位置
46° 17’北纬 x 13° 03’西经
航向
084°(真)
速度
10.8节
行驶
28,794海里
真风速
10.7节
真风向
322°
扬帆计划(点击查看帆图)
主桅帆,热那亚帆

绞盘底座转数(每天)电量(安培小时):交流发电机(总数)电量(安培小时):太阳能(总数)电量(安培小时):水力(总数)电量(安培小时):风力(总数)
5936248827,163/td>3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