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物理和地理

我不情愿去学校,每天都不得不忍受学校。 我在12岁时开始进入高中,并在三年之后离开学校,这意味着,在15岁时,我的教育是严重不足的。此后作为一名海员,我加入了新西兰皇家海军。 幸运的是,我所学的科目在我成为船长的职业生涯中是有所帮助的。 这些学科是数学、物理和地理。 虽然那时尚未达到各种航海证书标准的要求,但是在新西兰海事学校的最初六次进修中,这三门学科成为我继续深造的基础。 当然还有必修课——英语,这对“报告写作”很有帮助。...

read more

大自然的力量

作为一名年轻的水手,无论是在我成为高级船员之前,还是成为一名船长之后,我始终记得一位老人告诉我:“只有忘记大海的危险时,它才是安全的。”考虑到大自然的力量,这句话是绝对正确的。这些力量可以包括风、波浪、浪涌、潮流、火山、飓风和台风等。 在我 50 多年的海上生涯里,大自然曾两次对我说,她的力量会让我非常担心我是否会回家。第一次是在新西兰南部,“伟大美国号...

read more

为什么帆船不能进入“南极禁区”?

Bryon你好:通过观察旺迪航海赛的帆船跟踪地图,你能够看到一条界限,它围绕着南极,通常称为“冰界”(Ice Limit)。 旺迪航海赛中的帆船如进入该区域,会收到惩罚。 这是因为冰山的缘故。 在南冰洋的夏季月份,冰山会崩溃,也就是常说的冰山崩解,由于多种多样的南冰洋洋流,崩解的冰山会从南极冰架向北和向东漂移。 对于配备复杂雷达设备的大型集装箱货船,探测到这些冰山不是问题。 然而,旺迪航海赛中的帆船无法24小全程关注冰山。 进一步讲,这些冰山崩解,小冰块会继续漂移,这些冰块被称为“碎冰山”或“冰山块”。...

read more

对于打算离岸航海的人,在对付海盗方面,你有什么准备建议? 特别是,针对东加勒比海,但是我对其他海洋也感兴趣。

你好Dave, 很糟糕的是,海盗问题会发生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甚至在一些熟知的海盗出没地区以外,始终有一群业余猖狂的暴徒。 在一条小船上,事实上,无法阻挡任何人登船,就即使你有武装,但是入侵者只能比你武装得更好,更无情。 以暴制暴的做法,毫无疑问,会导致你丧生在小船上。 不幸的是,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们登船,并带走他们想要的一切,然后信任你,留你一条活路,并把船留下。 我总是将重要的文件保存好,例如船舶注册证书、上一港出港证书和护照。 如果你登录国际商会(ICC)打击商业犯罪服务处的网站,你将能找到许多有关海盗袭击的信息。...

read more

 

murraylisterMurray Lister 船长

商船队船长

编者按 自从Lister(当时他是新西兰太平洋号的大副)和他的船员于 1990 年在合恩角附近从一场几乎要了 Rich Wilson 和他的船员 Steve Pettengill 命的可怕风暴中救了他们之后,Lister 船长就成为了 Rich 的好友。 现在,无论任何时候 Rich 要出海,他始终要联络 Lister,获知他的确切位置。 Rich说,知道 Lister船长也在那里,会使他更安心。 这是 Lister 船长在sitesALIVE! 向我们讲述的关于他的海上生涯的片段。

由一个八岁大的孩子作出重大决定的确不太常见,但在那时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航海,我这个梦想在 15 岁时实现了,我在 1960 年作为童子军海员加入了新西兰皇家海军。

我的合约期限是十年半,在此期间,我的军衔晋升至中士,负责舰炮火控并获得船只潜水员的资格。 在该期间,我曾在 5 艘不同的船服役: 两艘新式反潜护航舰、一艘二战反潜护航舰、一艘二战扫雷舰以及威力最大的二战巡洋舰。 这艘战舰长 512 英尺,拥有 550 名船员。

在完成海军服役后,我作为一级水手加入了商船队,最初是在一艘渔业调查船工作,直至我得到进修的机会,获得高级船员证书。 这并不容易,因为我15岁就离开了学校,我的学历教育并不好。

这些年来,我通过在不同的船舶服役,积累了大量航海知识,提高了我的航海经验。 我获得了更多高级船员证书,直至我符合所有条件及完成所有相关文件,获得国际航行船长合格执照。 这意味着,我可以指挥任何商船远航世界各地。

当时,我是全球几艘最大的货柜船的一名大副(副指挥),‘新西兰太平洋号’正是其中之一。 它是当时世界最大的冷藏货柜船,重 61,000 吨,长 816 英尺。 该货柜船科装载 1,273 个冷藏货柜以及1,000个普通货物货柜。

‘新西兰太平洋号’每 75天 从新西兰出发通过南美的最底端合恩角远航至欧洲,然后通过南非的最底端好望角返回澳大利亚,然后返回新西兰。

在其中一次航行中,‘新西兰太平洋号’收到指令,前往合恩角西部 400 英里的一处可怕的海域救援一艘受困的帆船。 虽然是在深夜,风力达到 65 节,海浪有 35 英尺高并且正在下雪,我们很幸运找到了那艘帆船并救起两名船员。

那艘帆船 ‘Great American’ 丢失了,但一直留在我们的脑海里,因为新的帆船 ‘Great American IV’ 现在正参加 2016/17 Vendée Globe 旺代帆船赛环球航海大赛。

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找到终身的挚友。 在 1990 年那个可怕的日子里,我们将 Rich Wilson 和他的船员 Steve Pettengill 从一场可以轻易吞噬他们生命的灾难中救了出来, Rich Wilson 和我从此成为了好朋友。

在 Rich 获救后不久,我晋升为船长,我的海上生涯继续延续。 在晋升后的 20 年间,我指挥了 18 艘不同的货船,继续在全球航行,造访了 61 个不同的国家,有好有坏。

为了履行对我妻子的承诺,在海上度过了 50 多年后,我在 2010 年 7 月退休了。 我还会这么做吗? 当然。 我会怀念它吗?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