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線

昨夜我們遭遇了很強的風,一個較大的低氣壓前端開始進入我們所在的區域。 事實上,我們遇到的低氣壓是一個次級低氣壓,它緊隨前面大的低氣壓主體,這個大低氣壓經過新英格蘭海岸,根據預測,將向東北偏北移動。 我們很幸運沒有向那裡航行,因為其中的風非常猛烈。 亞速爾高壓(Azores High)看上去正在重新恢復,並在亞速爾群島與比斯開灣之間以軸狀分佈,據預測,它將抵擋住這個大的低氣壓。 事實上,現在,在亞速爾群島與比斯開灣之間有一堆混亂的小氣象系統。 我們最終使用支索帆,並放下2個縮帆,在夜裡,儘管海浪越來越大,我們還是駛出了合理的速度。...

風帆更換

昨天我們的行駛速度非常好,這與我對壓力的承受能力恰恰相反,好似等待勢窮力極。 我想唯一戰勝壓力的辦法是竭盡全力,在海上漂了100多天之後,向“旺迪航海賽”的終點衝刺。 我們升著分段式小袋帆,支索帆,主桅帆有一個縮帆,風速有20-24節,我們駛出20節左右的船速。 但在比賽的結束階段,這樣的速度並無太大意義,因此我又照常收回主帆的另一個縮帆部。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 首先,我要捲起分段式小袋帆(將基座絞盤旋轉178轉),支索帆已經升出來了(否則,你要捲開並調整支索帆),然後以支索帆迎風航行,這樣主帆將被吹回來,並遠離桅杆。...

风帆更换

昨天我们的行驶速度非常好,这与我对压力的承受能力恰恰相反,好似等待势穷力极。 我想唯一战胜压力的办法是竭尽全力,在海上漂了100多天之后,向“旺迪航海赛”的终点冲刺。 我们升着分段式小袋帆,支索帆,主桅帆有一个缩帆,风速有20-24节,我们驶出20节左右的船速。 但在比赛的结束阶段,这样的速度并无太大意义,因此我又照常收回主帆的另一个缩帆部。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首先,我要卷起分段式小袋帆(将基座绞盘旋转178转),支索帆已经升出来了(否则,你要卷开并调整支索帆),然后以支索帆迎风航行,这样主帆将被吹回来,并远离桅杆。...

Changements de voilure

Nous avons réalisé de très bonnes vitesses, hier, à la limite de mon seuil de tolérance du stress et de celui de rupture du bateau. Je crois qu’au-delà, la seule solution est d’en faire davantage, mais la dernière ligne droite du Vendée Globe, après plus de 100 jours...

Sail Changes

We made very good speeds yesterday, right up against my tolerance for stress and waiting for something to break. I think the only way past that is to do more of it, but coming down the homestretch of the Vendée Globe after 100+ days at sea is not the time for that....